华丽逆袭 > 网游小说 > 龙凤双宝厉少的寻妻之路许若晴 >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三天后,我自然会拉她一把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三天后,我自然会拉她一把

 热门推荐:
    "厉总,周夫人已经在赶来宁家老宅的车上。"

    李安上前,略压低身子,在厉霆晟耳畔说道。

    厉霆晟微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李安就起身,退后候在一旁。

    面前的清茶带着清冽的茶香,厉霆晟正襟危坐。他微伸出手臂捧起白色茶瓷杯,抿了一口茶。

    茶香泗溢,可厉霆晟的脸色却依旧冷沉如墨。

    一旁的宁老夫人瞧着他脸色,摩挲手腕上佛珠的手指微顿,问道,"霆琛,你来找我,是预计到你姑姑周夫人一定会来这里?"

    厉霆晟闻言开口道,"外婆,她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宁老夫人一噎。

    然后她轻叹气,苍老的脸上闪过一抹沉重,"我猜她也会来找我。只是没想到这么快。霆琛啊,在你姑姑到来之前,你先告诉我,周氏陷入丑闻、破产边缘的事故和你有没有关系?"

    宁老夫人问得直白也坦荡。

    厉霆晟黑眸深邃。看向宁老夫人,"外婆,不是我。"

    宁老夫人眉头微动,然后点头道,"不是你,便好。可我记得,上次你来找我,是表示自己原本就有计划的?"

    "是,但我的计划还没开始,姑姑她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厉霆晟薄唇讥讽的勾起。

    宁老夫人恍然。

    她自然是信任厉霆晟的。

    这个她看重的继承人在商业版图上虽雷霆手段、毫不手软,但为人却是有底线、有自己的骄傲的。

    轻易逼得周氏破产,不是厉霆晟的风格。

    只是待会儿交锋……

    宁老夫人有些担忧。"姑且听听你姑姑待会儿怎么说吧。"

    厉霆晟淡淡承诺道,"如果姑姑求我,那三天后,我自然会拉她一把。"

    有厉霆晟这句话,宁老夫人的心就放回了肚子里,可是--

    "为什么是三天后?"

    这三天的时限,难道有什么蹊跷?

    厉霆晟眸色深郁,冷矜的气质带着旁人不可捉摸的威慑力,"外婆,以后孙儿会和您解释。"

    "好罢。"

    宁老夫人点了点头。

    有了厉霆晟的承诺,宁老夫人因为周氏危机而担忧的心情也没那么低落了,甚至有些松了口气的开怀,闲聊道,"网上一直在传你和若晴即将完婚的事,霆琛,孩子都那么大了,你也该抓把紧,早点领证办婚礼了,别让人家女孩儿等久了。"

    她略带调侃。

    厉霆晟俊脸动容,"外婆。不是我不愿意,是若晴她不急。"

    宁老夫人当即稀罕道,"我外孙媳妇儿反倒不着急?哈哈,这倒是稀罕事。这世上竟然还有女孩子看不上我的外孙的?那。霆琛,你可得看紧点,免得我外孙媳妇跟别的好男人跑了。"

    宁老夫人笑得脸上满是慈祥的褶子。

    管家在一旁看着,嘴角也露出愉悦的弧度。

    也只有厉少爷的到来,才能把老夫人哄得这么开心了。

    厉霆晟闻言,性感的薄唇微僵:"……外婆,你别咒我。"

    要是小女人和别的男人跑了,他恐怕会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那还得了?

    不远处的李安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这宁老夫人也太敢开厉总的玩笑了。

    许若晴如果和别的男人好上了,那厉总他……李安不大敢想那个画面。

    厉霆晟和宁老夫人聊得很好。客厅内的气氛十分和谐。

    这时,客厅的座机突然响了起来。

    几乎就在同时,李安就收到了一条信息。

    拿起手机看的第一眼,李安就面色猛地一变。"厉总……"

    李安快步上前,在厉霆晟耳边汇报了消息,并且将手机递上去,微信里,一个车祸现场的惨烈图片映入眼底,厉霆晟黑眸微微一缩。

    宁老夫人几乎就在刹那觉得有些不对劲。

    "管家,电话里说了什么?"

    客厅内,管家刚接起座机,现在已经脸色泛白的挂了。

    他回头,不敢第一时间看宁老夫人,唯恐宁老夫人从他这里看出什么,承受不住。

    管家看向了厉霆晟,那眼底,带着一丝祈求。

    厉霆晟看了眼管家,心里明了,恰好他和管家想到了一处。

    于是,厉霆晟淡漠开口道,"外婆,周夫人今天不会来了。"

    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宁老夫人一脸迷惘,而李安和管家的心也陡然悬了起来。

    厉霆晟又道。"周夫人看来是不想第一时间来求您帮忙,她现在去找了其他人,寻求那些人的注资。"

    他口吻平稳,像是在说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管家和李安的心纷纷放下。

    特别是管家。他眼底满是感激,厉少爷太聪明了,及时的找到了最合适的借口没有让老夫人察觉到不对。

    可宁老夫人岂是那么好哄的。

    她狐疑的皱起眉头,"霆琛,你可别骗我,你姑姑她再蠢,也知道这不是注资能解决的事情,找那些人有什么用?"

    厉霆晟薄唇微讥讽的一勾。"外婆,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这次闹出事情的那个张祎是姑姑的情人,所以她估计是没脸面来见您吧。她或许先拜托别的人去抓张祎,要张祎给她一个说法,也让张祎彻底闭上嘴,不会把她的事情抖露出去吧。"

    张祎这个关键人物。成了厉霆晟转移宁老夫人注意力的重要线索。

    果然--

    宁老夫人震惊。

    她张了张嘴,又闭上,然后叹息着摇头。

    "真是疯了,我知道豪门里有很多龌龊事。那些富二代和女人扯不清的花边新闻,可怎么她……年龄也不小了,都有儿子的人了,还会犯这样的糊涂事?唉。那个张祎肯定会拿这段关系要挟她的,这下,她颜面无存了……"

    "霆琛啊……"

    宁老夫人迫切的望向厉霆晟。

    厉霆晟俊脸无波无澜,说道。"外婆,我已派人去抓张祎。"

    一句话,定了宁老夫人的心。

    "好,有你出手,我就放心了。"

    "嗯,既然今天姑姑不会来了,那孙儿也先走了,外婆好好休息,管家,照顾好老夫人。"

    厉霆晟道。

    管家立马恭敬点头,"您放心吧,厉少爷。"

    视线交汇间,管家明白厉少爷的意思,他绝对会保证,在周夫人平安前不会让老夫人知道一星半点的,否则老夫人恐怕受不住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

    厉霆晟离开了,李安紧随他身后。

    出了宁家老宅大门,上了车,厉霆晟立即问,"周夫人是死是活?"

    李安回答道,"我们的人已经去了现场和医院了解情况,现在周夫人正在紧急手术中,但车祸惨烈,车子当街翻车,根据现场照片,周夫人她流了不少的血,似乎还骨折了,恐怕情况不容乐观。"

    厉霆晟靠在真皮后座上,手指冷冷敲在西装裤上,闻言,黑眸泛起复杂的晦暗。

    怎么这么巧,还出车祸了?

    "车祸原因一出来,立马汇报给我。"

    "是。"

    "另外英国那边,盯紧了,一旦z有风吹草动……"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