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逆袭 > 修真小说 > 不可思议的山海 > 第八百八十章 去见你想见的人吧

第八百八十章 去见你想见的人吧

 热门推荐:
    村子里的人们很感谢娥皇为村子发展带来的贡献,加上大家也都是熟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于是就有了各种拉亲的事情出现,而村子里的年轻人们也是自告奋勇,等于说是排队来观望观望。

    他们很有干劲,来到娥皇面前,有些人比较直接,表示我家有多少地,多少牛,几口人,和你昏礼之后决定生几个孩子

    娥皇立刻当场拒绝。

    于是,为了阻止这些人,娥皇给出了一些苛刻的条件,包括但不局限于高昂的彩礼钱,以及五大件之类的让村子里的人们完全不能接受的条件。

    当然了,娥皇为了避免真的有愣头青,花费巨资做到了这些条件而来继续提亲,所以还表示,即使有这些东西,咱们也需要互相交谈一下,如果志不同道不合那就再见。

    毕竟,如果真的有人做到了娥皇提出来的条件,而娥皇没有答应的话,那这件事如果传出去就糟了,娥皇可不想挖坑给自己跳,诚实是必要的美德,但是语言陷阱也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要学会说“对不起你是个好人”。

    但是,这些事情让娥皇也觉得危险了,她决定辞职,毕竟在这里干了一年多,该搞得生产也已经差不多做完了,下一任村长只要继续按照自己制定的路线进行工作,不出年这里就能实现脱贫的小目标。

    这个年代的脱贫指标还是很简单的,每个人每天都能吃饱,吃的是正常的食物,这就是最低要求。

    娥皇在这个村子里做了很多事情,不仅仅限于农业发展,而是牢记当初妘载他们几个人讨论的一些内容。

    那就是一片土地想要真正繁荣起来,或许需要一个支柱产业。

    娥皇确实是在这里搞了一个支柱产业,那就是新的印染技术。

    印染,在河姆渡的时代其实就已经有了,但那时候的印染技术还很原始,用赤铁矿来将麻布染成赤红色,难免有一股怪异的味道。

    从原始矿物,到天然植物,印染的原料一直在不断的变化着。

    而印染的技术也在变化。

    娥皇所发现的新技术,正是让印染颜料变色的方法,但是目前还不能长久保存。

    大河村有了印染的技术,开始逐渐发展了起来,那些人也穿上了好看的服装。

    娥皇自己穿着淡黄色的衣服,在每一次被那些年轻人追求的时候,娥皇心里面都会咒骂一声妘载。

    “我天天给别人发好人牌,但是我却一直被你发牌治理水患需要四年吗?我给你做衣服你又不喜欢,那你喜欢什么东西呢?”

    从少女到怨妇的转变是很快的。

    不过娥皇心里估计过,应该没有什么女人能被阿载在南方看上,或者勾引啊勾引是肯定不可能的,阿载是个不正常的人啊。

    神经病的脑电波不是那么容易对上的。

    帝女子泽?

    笑话,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传说中是生性嫉妒的泼妇老阿姨罢了。

    瑶姬?

    从辈分上来说是长辈吧?

    精卫?

    不至于不至于,人不能,绝对不应该!

    娥皇又想了想洪州部族里面的女子,除去妘载本部的那些小姑娘外,其他部落的女子妘载似乎认识的并不多,那几年也没有什么人表现特别突出,于是便暗暗点了点头。

    在她临走的时候,大河村的人们来送她,依旧有男子想要跟着出去,却不料娥皇联系了自己的几个哥哥,她那帮“彩虹战队哥哥”如天兵天将一样的出现,几个光膀子的大汉五大三粗,把那些追求者的花朵都摘走了。

    “谢谢,很好闻,改天来你家做客。”

    真正的阿黄,娥皇的三哥拍了拍那个年轻男人的肩膀,并且诡异的摸了摸对方的肌肉,给那个男子吓得面色苍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娥皇离开之后,几个哥哥恢复到有说有笑的情况,有兄长听说了娥皇的一切忧郁事情,他们听女英讲过了,于是阿黄拍着娥皇的肩膀,想要安慰两句,但是自己最笨,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憋了半天憋了一句:

    “差不多得了。”

    娥皇:“”

    直到她辞职回到陶唐没几天,在和女英聊天的时候,听说了重华的妹妹还在南方没有回来的事情。

    娥皇忽然意识到问题十分的严重了!

    “阿舜,你小妹成家了吗?”

    “啊还没有”

    “阿舜摄政,你家小妹可没有约定的嫁娶之人吧?”

    “这没有,我是崇尚昏礼自由的。”

    重华下班打卡的时候被娥皇找到了,在询问的过程中,重华的目光有些躲闪,不断的打着哈哈。

    他才不会告诉娥皇,他本来想把小妹嫁给妘载的事情。

    娥皇:“摄政,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最近有些敏感?”

    重华:“怎么会,回去记得多喝热水,不要胡思乱想。”

    不过接下来,娥皇就没有再说类似的事情,而是把自己一年之内的工作成果提交给了重华。

    “新的印染技术?”

    重华听完之后大力的赞扬了娥皇的技术创造,同时心中有些感慨,暗道爱情的力量果然伟大,为什么女英种地都手忙脚乱呢?

    这个事情能记一辈子。

    看着重华离开去买橘子的背影,娥皇想了一会,还是觉得关于重华妹妹的事情必有蹊跷,心中渐渐升起不安的感觉,但是却人在北方,无能为力

    她看着南方,又是叹了口气。

    今天又是有些想念他的一天,那么来干活吧,娥皇如此咒骂着,表示梭子每次在机器里穿梭一次,阿载就掉一根头发。

    但是,娥皇在中原的时间并没有待得太长,因为就在某一天,在她继续刺绣,并且想办法改进印染技术的时候,帝放勋忽然来找她了。

    看着头发斑白,垂落在肩的老父亲,娥皇忽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她愣了好久,而帝放勋进来之后,仔细看了看她,说了一句话:

    “天下很大,牛马很慢去见你想见的人吧,趁阳光正好,趁微风不噪,趁繁花还未开至荼蘼。”

    当然,娥皇没有想到帝放勋会说出这种话来,她有些感动,但是听到老父亲也要去的时候,娥皇忽然心中一惊,明白了此事原来并没有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在房屋的外面,站着一大群人,有些是老头,有些是中年人。

    各位诸侯齐聚在此,由帝放勋带领。

    他们要一起上路,前往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