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逆袭 > 网游小说 > 异界明道传 > 82.时间就是生命

82.时间就是生命

 热门推荐:
    陆荣来到小警务室,刚刚报上了自己的姓名,警务室的电话、警务系统消息、实时公告系统的消息几乎同时响起。确认了消息以后,三位民警马上行动起来,把陆荣带入内室保护,迅速上报了陆荣在他们警务室的情报。短短五分钟,两辆全副武装的特警车辆就包围了这间警务室。几位身穿防弹衣、荷枪实弹的特警抬着一个大箱子从车上下来,快速进入了警务室。当他们确认了陆荣的身份信息后,迅速打开大箱子,取出里面的检测设备在陆荣身上来回扫描了一番,在他右腿上出现了特殊反应。他们对此仿佛心知肚明,从箱子里拿出一套金属材质的衣裤让他换上。

    



    陆荣换上衣裤后,他们又重新扫描了一遍,检测设备显示信号降低了很多。他们并没有满足,而是拿出一条厚厚的类似围巾的编织物,绕着反应点包裹了两圈,直到再次扫描没有任何信号传出来后他们才罢手。接着他们又从箱子里拿出一套特警的制服、防弹衣、头盔等让他穿戴起来,然后把陆荣行李箱里的东西搬到大箱子里保存好,让陆荣伪装成特警人员和他们一起抬着这个大箱子回到车上。

    



    特警的行动迅速而高效,三分钟不到两辆特警车就从警务室开走了,同时消失的还有陆荣和定位芯片的信号。

    



    追踪信号的两路人马也很迅速。追踪手机定位的人马已经在公交车上找到了支离破碎的手机;追踪芯片定位的人马虽然在半路上就接收不到信号了,不过由于陆荣在警务室一直没动弹,他们还是很快就来到了警务室附近。根据以上种种情况分析,他们得出了陆荣叛变潜逃的结论。既然无法抓到陆荣,那就只有靠陆荣家人那边的行动人员碰碰运气,看他会不会联系他的家人。

    



    辽省公安局接到公安部的b级紧急命令,依托强大的身份信息查询系统,很快的查询到了陆荣家人的信息:陆荣的父母住在沈市下辖的县城,父母都在同一个单位工作,是一户普通的居民家庭。父母响应**号召,只有他一个孩子。陆荣家还真是一脉单传,爷爷奶奶已经在几年前过世,陆荣的父亲本来有两个姐姐,但由于当年生活条件等原因都没能存活下来。这样的家庭情况,警方保护起来就简单了许多。他们马上兵分数路,根据陆荣家人的家庭信息下发到当地公安局负责前期的秘密保护。整个行动从命令的发布到当地警方保护行动的展开,耗时不过30分钟,由此可见信息化建设的重要性。

    



    李常春副部长得到陆荣已经妥善转移的消息后不由松了一口气,同时他联想到敌对势力可能已经知道陆荣失踪的消息,可能会对他的家人展开行动,于是他又发布了一条后续命令:由暗中保护改为贴身保护;及时联络陆荣的所有亲人,做好立即转移的准备;派遣必要的情报力量对接近和联系陆荣家人的人进行跟踪和监控。时机已经成熟,是时候开展反击了!

    



    对陆荣家人展开行动的敌方人员在接到命令后不敢怠慢,分组向他父母所在的单位及家中赶去。现在是下班的晚高峰时段,人流密集,不适合发现并锁定目标,而单位门口人潮涌动,不适合进入单位内部寻找,为今之计只有采取守株待兔的方法,在单位大门口和他们的必经之路上守候,力求绑架他父母,达到威逼他现身的目的。要知道叛徒无论在哪里都是不可原谅的人!

    



    警方的行动比他们灵活的多,在派出保护人员的同时,已经第一时间通过手机联系上了陆荣的父母,告诉他们有人欲对他们不利,告诫他们留在单位不要外出,将有警方过去保护他们。同时,联系了他们的单位,要求单位做好对他们的保护工作。

    



    当警车呼啸着赶来陆荣父母单位的时候,正好和那帮在大门外守株待兔的敌方人员迎面撞上。这帮人虽然都穿着便服,形象上并不突出,但是他们在这匆匆而过的人群中时而踱步时而张望的,和附近的人那叫一个格格不入。经验丰富的民警们马上就辨别出了他们,于是他们有组织的行动起来,向那伙人包围了过去。

    



    守株待兔的那伙人见到数辆警车出现,立即知道行动已经暴露,马上准备撤离。这些人轰然而散、四下逃窜,没几分钟就跑得一个不剩。由于第一批来此的民警并不多,他们的任务也不是追捕这些敌方人员,所以他们并没有追击,而是迅速进入陆荣父母的工作单位,接手保护他们的工作,同时他们也联系了市局,报告了当时的情况。

    



    市局接到报告,迅速调取附近监控,开始实施抓捕。在这天罗地网下,又是华夏主场,这些人能逃到哪里去?没多久就被一网打尽了。

    



    敌对势力高层得知他们的行动人员被捕的消息后,开始恼羞成怒,对陆荣家人发布了绝杀指令,凡是陆荣的直系和旁系亲属都在这绝杀指令的范围之内。

    



    陆荣的亲属只剩下他母亲一方。陆荣外公一家在乡下,那里比较偏远、行动不便,又没有联系方式,警方只得间接联系他们所在的村,下达就近保护的通知,并且出动县城的警力驱车前往,迅速转移;陆荣还有个舅舅在10多年前就已经到南方经商了,好多年未回乡,短时间联系不到,只知道在南方某城安家落户,娶妻生子。通过对陆荣母亲的询问,警方得到了陆荣舅舅的手机号码,当即联系到了他,取得了他的住址。接着就好办了,跨省协同,短短几个小时就把他们一家严密保护起来。自此警方和敌对势力的博弈以警方的完胜而告终。

    



    通过对抓获的敌方行动人员的审问和陆荣的揭秘,在华夏北方的一张敌对势力行动网渐渐浮出水面,一场轰轰烈烈的国安大会战即将全面打响。

    



    陆荣被特警保护带离了小警务室后,直接被带到了市公安局。在那里市局的领导已经在等着他了。双方见面后,领导将当前的形势对他做了简单的说明,并且对他今后的安排做了规划。在把敌对势力一网打尽之前,陆荣一家包括他母亲的亲属都将被转移到军区进行保护。为了能尽快将敌对势力一网打尽,市局领导希望他能尽量详细的提供敌对势力的一切资料。同时他还提醒陆荣,他身上被人植入了定位芯片,现在只是暂时屏蔽,等接到陆荣父母后,他们会安排他进行手术取出这枚芯片。

    



    陆荣看到他们已经把行动的方方面面都安排妥当,也就放心下来,马上和市局领导来到一间小房间,把他所知道的情报和盘托出。他们交谈的气氛非常融洽,一番交谈下来,领导基本摸清了这个组织的组成和大致框架。从小房间出来后,陆荣第一时间就见到了自己的父母。陆荣父母是县城的警方从他们工作的单位里直接接过来的。一家人时隔一年终于再次见面,都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但现在情况特殊,在市局领导的安排下,他们坐上了一辆伪装成普通商务车的强化防弹车,带上行李向军区驻地而去。

    



    路上陆荣回想起这个把小时的奇妙经历都是从他给戴明道打了个电话开始的,此时他越发觉得这个好伙伴神通广大。

    



    当晚,陆荣在军区医院做了微创手术,把那枚定位芯片取了出来。当然,这枚芯片是个极好的诱饵,现在可不能暴露。他们的手术是在一间铝合金密室内进行的,取出芯片的第一时间,它就被装在一个金属盒子中带走了。医生准备给陆荣缝合伤口,但陆荣却拒绝了。当他把手里捏着的一颗药丸吞下去之后,医生们惊奇的发现他腿上的伤口正在迅速愈合,短短几分钟时间就一点伤口都见不到了。虽然为了这小伤口而动用一颗“回血丹”有点浪费,但这避免了因缝合伤口而留下一个疤。反正这药戴明道多的是,没了再要也就是了,陆荣用了一点都不心疼。可医生们就没他那么淡定了,纷纷围着他要见识见识这神奇的药丸,吵得他烦不胜烦,要不是现在下半身还麻痹着,他早撒腿跑了。最后他被烦得实在没办法了,只好答应给他们一颗用于分析研究。于是他在医生们的搀扶(其实是一人一条腿的抬着走的)下来到更衣室,从裤兜的小瓷瓶里倒了一颗出来。可谁想这群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白衣天使们竟然不顾形象的对他实行了惨无人道地劫掠,除了身上的一条裤衩,什么都没给他留下。那条裤衩还是医生们扒下来后反复检查确定没携带任何其他东西后才在他强烈要求下还给他的。这让陆荣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他向院方提出了严正的抗议,直到最后得到了一笔不小的赔偿金这才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