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逆袭 > 网游小说 > 异界明道传 > 83.陆荣的悲惨经历

83.陆荣的悲惨经历

 热门推荐:
    惊心动魄的逃亡生涯终于告一段落,在东北军区驻地安顿下来的陆荣一家长舒了一口气。

    



    陆荣把他离开父母的原因和自己这一年来的遭遇向父母和盘托出。父听后点起烟来默默在一旁猛抽;母亲抱着他失声痛哭,大骂倭国鬼子不是东西。陆荣又了最近在网游中的种种经历,还诉说了戴明道等队友的一些趣事,二老听后倍感欣慰,直夸自己儿子有福气,遇到了这么好的朋友们。

    



    陆荣一家围坐在桌旁诉说着这一年来发生的种种琐事,他们时而欢笑时而痛哭,道不尽的家长里短,诉不完的亲情冷暖,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后半夜。

    



    第二天陆荣早早就上了游戏,等着戴明道他们的到来。他除了要感谢戴明道救了他全家意以外,更重要的是向队友们述说自己的一切,因为他们都是自己的好伙伴,好战友!

    



    一大早戴明道他们就相继上线了,他们来到别墅客厅一看,陆荣正坐在客厅里等着他们呢。昨天大家就知道了陆荣逃亡的事情,对于他今天上线的目的也是心知肚明。大家和他打了个招呼,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静静的等着陆荣述说他的故事。

    



    陆荣看到大家都到齐了,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向大家深深的鞠了个躬,诚恳的说道:“我对不起大家,我是一个倭国派来的奸细。”

    



    在座的众人表情各异,戴明道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穆晓蝶眼睛略微睁大了一点,马上就恢复了平静;威廉和孟缘芸虽然有了一些心里准备,但还是吃了一惊。

    



    陆荣看到他们的表情,就知道戴明道和穆晓蝶都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而威廉根本不关心现实世界的种种,孟缘芸年纪太小,也肯定不知道。他定了定神说道:“我是土生土长的辽省人,我们这一家的祖辈一直生活在辽省这片土地上,都没挪过窝。我20岁以前生活和普通的小老百姓没什么区别,上学回家睡觉三点一线的,直到两年前的暑假,我即将离开父母上大学的之前,接到了一通声音很好听的女子打来的电话。对方自称自己是一个公益组织‘国际离散家属联络协会’的人,她说她手头上有一份国际委托书,要他们帮助寻找一位失散的亲人。根据他们千辛万苦的甄别,终于发现我们一家的情况和他们要找的人非常接近。当时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那货是个骗子,但是接下来她所说的我的家庭状况竟然和我们家的实际情况分毫不差,这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人监视了。随后她安慰我,让我不用紧张,并且把他们的地址和电话报给我,让我亲自去确认一下这份委托描述的情况,如果确实有可能,他们可以为我和那位国际友人做遗传学上的鉴定,鉴定费用是免费的,另外她还隐晦的指出,那位国际友人已经垂垂老矣,并没有什么亲人……”

    



    “我抱着好奇心和那可耻的贪婪念头,并没有和父母商量就稀里糊涂的过去了,并且在那里见到了他们的工作员和一个老头。从外貌上看,他和我过世的爷爷真的很像,我都怀疑是不是我爷爷并没有走!那老头看到我说的第一句话,就让我骂了一句:卧槽,那货竟然是个倭国人!

    



    老头见我情绪激动也不以为意,拿出一本日记模样的本子给我看。工作人员见我看不懂,就给我做翻译。我一听里面的内容整个人都震惊了!工作人员翻译说,这日记是老头的父亲写的,他父亲是抗战时期的一名日本兵,他就在我们辽省地区待过,然后认识了一位华夏女子并一见钟情,后来他们战败(他们说的是终战)回国了,并没有带着这名女子回去云云。说的那是感人肺腑,我tm差点就信了!虽然我不认识他们那鸟字,但这本日记里面赤果果的‘三个女’字,他当我眼瞎吗?我为同胞被褥而义愤填膺,大骂他们无耻,然后愤然就要回家去。他们满口道歉的极力挽留我,说是为了不激起我的反感才委婉说的。我tm真想揍他们一顿,然后说声对不起!”

    



    “他们见我情绪依然激动就开始长话短说:那位女性很可能是我的曾祖母,我身上可能流着倭国的血,如果这个可能成立,那将作为老头唯一的亲人,得到大笔的财富。”陆荣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是年少轻狂啊,当时不知道怎么了,被他们三言两语忽悠得同意做什么鉴定,还在什么委托书上签了字。现在想想一定是他们当时给我喝的饮料里下了什么药,靠,一群卑鄙无耻的家伙!”

    



    “没过几天,鉴定结果就出来了,上面说我真是那老头的亲人。那老头过世后,我将得到几千万倭币的遗产。当时老头因为情绪过于激动都休克了,他们似乎费了很大的劲才抢救回来,他们说老头苏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就想见见我,他们让我现在就过去,怕晚了就见不着了。我到了那里的时候,老头正躺在病床上看上去马上就要挂了,他有气无力的说他来华夏有两大愿望:一个是找寻自己的亲人;另一个是去他父亲当年驻扎过的地方看看。现在一个愿望实现了,另一个已经没办法完成了。他希望我能替他完成遗愿,他父亲的部队当年就在城郊的龟山一带驻扎,他让我帮他拍些当地的照片给他,完成他最后的愿望。我觉得他都半死不活了,没多想就答应了他。”陆荣咬牙切齿的回忆道。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这tm就是一个骗局!龟山一带是华北军区的驻地,我在那拍照就是泄露国家机密。当我把照片给他们的时候,他们当场就露出了真面目,说我这是犯了叛国罪,已经回不了头了。他们只要把这些证据往任何一个华夏zf部门一送我就立马完蛋。这时候我知道上当了,但这一切都晚了!他们收了我拍的照片,给了我一笔钱,说是给我的报酬,让我继续为他们工作,拍更多的照片。渐渐的我越陷越深,无法自拔。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年,即使在大学里,他们也不放过我,让我隔三差五的去拍当地的营地照片,其实这些照片的用处并不大,他们的目的就是套牢我,让我为他们工作。我的内心备受煎熬,几次想给我爸妈打电话,寻求他们的帮助,但是我怕这样会让我的父母陷入危险,最后还是放弃了求助的打算。去年暑假我回到家,在家里待了一天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内容是说我已经通过了他们的考验,现在已经是内部人员了,他们限我在一天内到指定地点集合,不去的话后果自负。我无奈之下只好匆匆和我父母道别,一去就再没回来。直到昨天我才再次见到我的父母。”

    



    “我来到指定的地点,他们什么都没说就把我塞到一辆车里,七转八转的把我带到郊区的一个废弃破旧建筑里,建筑里面有一些和我差不多大的年轻人。从此我和他们在一起训练生活,但我们不允许交谈,我在那里生活了十个月,期间有很多年轻人来了又走了,可见他们的组织是何其的庞大。期间我也尝试逃跑过几次,但没此都没有成功。我不仅被他们折磨的死去活来,他们还警告我如果我再逃跑,他们就会对我的家人下手。”

    



    “两个月前他们给我加大训练量,命令我去玩一个即将面世的叫《普瑞达斯》的网游,说什么我只要玩的好,就会被华夏选中,从而能够打入华夏内部……然后我在游戏里就遇到了你们。明道的出色表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而我又刚好在你们的身边,于是他们就让我监视你们,向他们报告你们的情况。”

    



    听完陆荣的故事,在座的众人都对倭国的无耻行径深恶痛绝,孟缘芸甚至扬言要是见到那些无耻之徒一定见一个电一个,为陆荣报仇!

    



    “这一年来我也不是一无所获,最起码这一年的训练和折磨,让我的抗击打能力更强,忍耐力更高,身体都强壮了不少。”陆荣自嘲的笑了笑,然后神色有点黯然的说道:“我还确定了一件事,那本日记是真的,我曾祖母确实是被倭国兵……”陆荣说到这里,眼睛开始发红,拳头都握的咯咯作响。

    



    “经过他们的调查,我曾祖母因为怀了孩子,被家里人当作不祥之人草草的许给了邻县许一个半百老头当小妾。那家人当时不知道,后来这事没瞒住,结果我曾祖母被他们狠心的赶出了家门;而家里人也不愿意接收我曾祖母。我曾祖母是在一间破庙里生下了我爷爷,一个人把他拉扯大。直到我曾祖母去世,她都没对家里人说自己的事,只对我爷爷说他的父亲在爷爷没出世的时候发生意外去世了。我曾祖母真是太苦了!我日tmd狗倭寇。”陆荣越说越激动,既为曾祖母的悲催遭遇难过,又为自己身上流的血液感到耻辱。

    



    “不要激动嘛,你想想你现在拿的可是华夏的身份证,那就代表了国家承认了你的身份,无论倭国怎么忽悠你,这铁一般的事实是他们永远改变不了的!”戴明道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加油打气。

    



    陆荣心里一暖,戴明道说的对,虽然自己的血统不纯,但自己只要摆正了自己的心态,一心为国效力,自己从出生到现在那么多证,怎么可能证明不了自己的身份?陆荣想着,又重新树立起了自己的信心。

    



    戴明道并没有再说什么,看着陆荣又开始神采奕奕起来,他也放心了。心病这东西还是要靠自己,别人说100遍还不如自己走出牛角尖的效果大。

    



    “你那张鉴定书还在不在?能确定那老头的身份不?”戴明道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

    



    “还在的,每次我拿出来看的时候我都告诫我自己不能忘记我曾祖母所受的屈辱,总有一天我要让那些倭狗血债血偿!”陆荣面露狰狞道。

    



    “还在就好,如果那老头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可以好好的利用一下你这半个倭国的血统,在倭国搞事情……”戴明道露出贱笑道。

    



    “好!什么时候要我就送过来。”陆荣满怀希望道。

    



    “不急,这笔帐咱们先记下,等时机到了我们就搞它!”戴明道拍拍陆荣的肩膀笑道。

    



    陆荣点了点头,心情好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