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逆袭 > 网游小说 > 异界明道传 > 92.那人名叫戴明道

92.那人名叫戴明道

 热门推荐:
    去百货商场的路上戴明道给王局长发了语音通讯,详细询问了那栋被孟缘芸拆掉的烂尾楼的情况。得知这块地皮由于这栋烂尾楼建筑面积太大,拆除清理非常麻烦,作为住房用地拆除成本太高;作为工业用地政策又不允许;而作为商业用地,却因为地处郊区,人流量有限;因此市里组织拍卖了好几次,但都流拍了。戴明道听后眼睛一亮,忙问道:“王局长,我如果要在那里建厂该走什么程序?”

    



    “那还不简单,我这里有主管领导的手机号码,你直接和他谈就可以了。”王局长笑着道:“你手头上的这个项目是上头特别交代的特办项目,我想这种小事他们会很快办妥的。”

    



    “那就多谢你和那位领导了!”戴明道感谢道。

    



    “和我客气什么呀,多照顾一下我家小兰丫头就好,呵呵呵……”王局长隐晦的说了一句。

    



    “一定一定!”戴明道连连称是,又和他聊了一会天才切断了通讯。

    



    “哎,真累!”戴明道长舒一口气,把刚得到的手机号码发给李俐菲,口中说道:“我还真不适合做这种事,接下来就交给你了。这块地皮在郊区,我把定位给你,有空就去实地调研一下。如果看中意了就联系主管领导,以现在公司的重要性,相信拿到批文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目前那里是一片废墟,几时有空我帮你清理一下,很快就可以建厂房了。”

    



    戴明道正说着,车子已经在百货商场地下停车场停了下来。众人从车上下来后并没有直接去百货商场购物,而是去了附近的银行。戴明道来到柜台前,开口就要转账100亿,吓得业务员都有些失神,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呢!直到戴明道把自己的银行卡递进去,业务员查询了账户余额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她忙不迭的把戴明道等人让进了贵宾室,由支行长亲自接待。

    



    当陈支行长得知眼前这位小伙子就是那位鼎鼎大名的“戴明道”的时候,脸上的神色从尊敬变成了崇拜。几天前总行还特地派人下来,给他们这些台市的分行领导做思想工作,落实服务好未来“首富”的任务,没想到目标竟然毫无征兆的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这能不叫他激动万分吗?

    



    戴明道先是给公司账户里转进去100亿,然后给小伙伴们每人转了五个亿。由于孟缘芸还未成年,戴明道把她的钱暂时存在了穆晓蝶的账户里。最后他还用自己的身份证给安·布鲁克办了一张卡,并在里面转了一万块钱。陈支行长的服务那叫一个无微不至,业务办理的非常顺利,短短几分钟就全部搞定了。不单单是戴明道,连和他一起到来的这些小姐姐们都觉得自己被人伺候的就像电视剧的后宫小主似的,无不感叹这金钱的魅力啊!

    



    一行人在陈支行长亲自欢送下出了银行大门,向着百货商场而去。银行里不论是办业务的还是给人办业务的甚至大堂保安都在大厅里隔着落地玻璃伸长脖子张望,手上指指点点、嘴里窃窃私语。有个业务主管凑过来好奇的问支行长:“行长,那是谁呀,要劳您亲自接待?”

    



    “那人名叫戴明道。”陈支行长说了这么一句,满脸笑容的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什么?那人就是戴明道?”整个银行大厅都炸开了锅,很多人都满脸崇拜的扼腕叹息起来。这位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绝大多数人都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但都不知道他的样子。这要归功于有关部门的保密工作做的好,在网络上一切关于戴明道真人的照片视频都被屏蔽了,要不然他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像动物园的大猩猩一样被人围观,他也不会过得像现在这么潇洒了。

    



    -----------分割线--------------

    



    这女人一来到了商场就如鱼儿回到了水中。戴明道再次体验到了女人购物时的可怕。这一下午的他是既出钱又出力,当了自动提款机不说,还要当人形衣架、搬运工、护花使者,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掏空,整个骨头架子都快被折腾散了。他来回跑了好几趟地下车库,才把那些大包小包的东西全塞到车里面。

    



    这次购物唯一值得高兴的也就是挑选泳装的时候,他欣赏了一次泳装秀。当然,以穆晓蝶她们相对保守的思想作风,她们挑选的一般都是连体式的泳装,戴明道的眼睛大部分都瞟向了安·布鲁克。这女人什么款式的泳装都敢往身上套,从刚开始的连体式,到后来的比基尼,布料越来越少,最后竟然大大咧咧的穿了两根两指宽的布条就敢出来。这比不穿还诱惑人好不好!这么完美的身材、修长的大长腿让纯情小处?男的眼睛往哪瞟啊!戴明道面红耳赤的两眼乱转,就差当场喷鼻血了。他赶忙冲上前去把她塞回了更衣室,这大庭广众的成何体统?做事也不分场合,回家怎么显摆就没人管你了不是?

    



    这种赤果果的诱惑当然被在场的女性看在了眼里,这女人的攀比心一被激发出来,那就不知道“理智”两个字怎么写了!这场轰轰烈烈的泳装之战正式拉开了序幕,什么红的绿的白色黑的花色的,各种款式各种颜色的泳装争奇斗艳,戴明道的眼睛都已经睁的如乒乓球一般了,两眼布满血丝,“钛合金狗眼”大有充血爆炸的危险!终于,在孟缘芸穿着一件深蓝色学生游泳课用的泳衣出现在戴明道眼前的时候,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戴明道终于挺不住了,鼻血一喷如注,整个人都**着向后晕倒过去,引得几位美女尖叫连连。大家手忙脚乱的扶起戴明道,看到他那既猥琐又满足的笑容,都啐了一口,纷纷到更衣间换回平时的衣服,把这家伙扔在了一边。

    



    戴明道回过神来,尴尬的向服务员要了两张餐巾纸塞住自己血流如注的鼻孔,让她们把众女试过的泳装全都打包。

    



    当然这泳装秀的视频资料戴明道早就叫小卡记录了下来,并且趁机和小卡达成共识,以后有类似的福利就不用提醒,自动记录在记忆水晶中。

    



    众女经过这几分钟的冷静,终于从那种非理智的异常状态下清醒过来。此时她们都觉得脸上有如火烧一般,满脸通红的不敢见人。“刚才这是怎么了,怎么都和疯魔了一般,完全失去了理智啊,这真是太可怕了!”

    



    第一个从更衣室里出来的是安·布鲁克。戴明道向她挑了挑眉毛,伸出大拇指,露出了一个赞赏的表情,然后指了指自己的手机。安·布鲁克眼中一亮,喜笑颜开的打开新手机一看,自己的微信上入账一万元,自己一心想要的资料什么的却根本没有踪影。她的脸色立马就黑了,心中恨恨的诅咒道:“老娘牺牲色?相这么卖力的表演,还带动全场的气氛,牺牲多大啊!你就给一万出场费吗?小心我画个圈圈诅咒你啊!”她有股马上掐死眼前这个无耻男人的冲动。她做了几个深呼吸,好不容易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却听戴明道说道:“好了,报酬我也付过了,你玩也玩过了,是不是该开始工作了呀?”

    



    “凭什么呀?你们明天还要去海边玩呢,为什么就我一个人工作,我也要去海边!”安·布鲁克不由的心中不平衡起来,向自己的“老板”抱怨道。

    



    “这能一样吗?”戴明道怪异的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西式美女,向她分析道:“晓蝶是我的保镖兼伙伴;小芸是我妹妹兼伙伴;俐菲和小薇是我的合伙人兼好朋友;你嘛,充其量就是生意伙伴。说穿了你对我来说还是个‘外人’;而她们都是我‘内人’,啊呸,‘内部的人’,这待遇当然就完全不同了!”

    



    “哼!”安·布鲁克重重的哼了哼,戴明道说的一点都没错,现在她的身份和其他几人都不同。这点戴明道的心中非常清楚,并没有受到她的诱惑而有任何改变。“这嫩小子还挺有原则的,看来这力度还不够啊!”安·布鲁克心中有了计较,脸上再次露出迷人的微笑,缓缓走到戴明道身边,在他耳边轻轻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暧昧的问道:“那我要怎么做,才能得到和她们一样的待遇呀?”

    



    “只要你心中还有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你就永远都不可能得到和她们一样的待遇。”戴明道非常明确的回答了她的问题,态度非常的坚决,“那天我已经说过了,其实你完全不需要费这么大的精力来诱惑我,这完全是在浪费时间。即使你没有出现在我身边,你们国家该得到的还是照样会得到。世界各个国家都处于同一个起跑线上,大家公平竞争不好吗?你这样累死累活的是在做无用功,何必呢?”戴明道苦口婆心的向安·布鲁克阐述了自己的立场。

    



    听了戴明道的话,安·布鲁克没有了进一步的动作,反而后退了几步,离开了戴明道的身边。她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以前的那些臭男人拒绝我不过是欲擒故纵,增加讨价还价的筹码而已;眼前这人不同,我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出任何谈判的余地,他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你带着目的接近我,就绝对不会有任何收获,早点忙你的事去吧,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这家伙怎么和我以前碰到的男人都不同!”

    



    安·布鲁克可是合众国数一数二的王牌——“蝎尾狐”。她是个独立而骄傲的女人,内心也无比坚强。她有强大的实力和必胜的自信心,这种小小的挫折不仅不会打击到她、让她退缩,反而激起了她的无与伦比的斗志,“哼,你不想我在你身边碍事,我就偏偏缠着你,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最后坚持不住而投降!”安·布鲁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然后露出淡淡的微笑说道:“放心吧,孙家这种存在我几下就能搞定了,不耽误你的事的。”然后略显诱惑的展望未来道:“明天海边我是去定了,你不想再看到今天这样的风景吗?”

    



    戴明道一听安·布鲁克的话,脑海中马上浮现出刚才那种难得一见的福利场面,内心有点心猿意马起来,当下咳嗽一声缓缓道:“好吧,孙家的事你自己有数就好。你要去哪是你的自由,我可管不了。”说着脸上没有了刚才一本正经的表情,回复到了平时的嬉皮笑脸。

    



    此时,众女都换好了衣服先后出来了。戴明道不敢怠慢,马上去收银台付款,提着新买的大袋小袋的泳装跟在众女身后出了泳装**店。此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女人们玩得很是尽兴,但是肚子却饿了,于是她们纷纷商量着找个地方吃晚饭,最后的结果还是决定去赵胖子家的“弗莱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