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逆袭 > 网游小说 > 异界明道传 > 190.杀必死服务

190.杀必死服务

 热门推荐:
    大家回到李俐菲家之后,略一商量决定兵分两路:孟缘芸带着戴明道的游戏头盔出发回杭城,穆晓蝶作为监护人全程陪同她;其他人和戴明道一起回飞船和“超能派系”做买卖。

    



    大家商量妥当后就开始忙碌起来,李俐菲和小薇进卧室挑选了一些常用的生活用品叫穆晓蝶她们一起带过去,还把自己的那辆宝马车借给穆晓蝶开往杭城。戴明道则带着其他人进了游戏。

    



    “恭喜玩家戴明道炼制了五颗‘随缘丹’,获得特殊称号‘随缘药神’!奖励金币500,奖励荣耀值500。”

    



    “恭喜玩家戴明道炼制出一百颗一阶丹药,通过职业认证,获得特殊职业‘一阶炼丹师’,奖励金币200,奖励荣耀值200。”

    



    一阶炼丹师:最低级别的炼丹师,初入炼丹之道的门槛,对炼丹充满着向往。职业效果是炼丹时可享受1%的成功率加成。

    



    “特别提醒:玩家同一时间只能享受一种职业加成,不同职业之间可在人物状态界面手动切换,切换间隔五秒钟。”

    



    戴明道一上线就小小的刷了一波存在感。

    



    “什么?戴明道这家伙已经不满足于制造装备,现在开始对制药下手了?”玩家a连吐几句“三字经”。

    



    “人家本来就会制药的好不好!不然他哪来的资本开‘超能医药集团公司’?”玩家b透露内部消息道。

    



    “真的假的?那他藏的也太深了,到现在才开始公开。”玩家c不敢置信道。

    



    “看清楚是‘炼丹师’,不是‘炼药师’!一字之差相隔千里啊!”玩家b纠正道:“我是在‘布鲁斯坦星际联盟’这边的,一开始就学的炼药这个职业。你们知道我现在什么等级吗?我才初级学徒啊!我还在学习辨药!我连药方都没背全!我连炼丹炉都没摸过!初级学徒之后是中级学徒、高级学徒、初级炼药师、中级炼药师、高级炼药师,然后才是一阶炼丹师……我想哭!”玩家b越说越激动。最后崩溃了。

    



    “……”全网沉默了几秒,这还能说啥,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对于玩家们的评论,戴明道已经没有时间欣赏了。他一上线就看到通讯器狂闪,似乎很多人在同时和飞船取得联系。他迅速坐在驾驶座上打开联络列表一看,好嘛,全是迪司贝儿那老头的联络申请。戴明道随便选了一个发了回去,对方立马就接通了。

    



    “戴明道先生你可算来了,我都快急死了!”迪司贝儿一露面就火急火燎的直嚷嚷。

    



    “迪司贝儿先生,您知道我为什么会迟到吗?”戴明道调整了一下表情,冷冷的自问自答道:“我在地球上遇到了袭击,而且是很危险的袭击,差点就挂了!知道是谁指使的吗?是‘普瑞达斯星际帝国’!这让我很生气,我现在在考虑是不是该和你们‘超能派系’继续交易下去。”

    



    “……”迪司贝儿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张了张嘴一时说不出话来。他的思路被戴明道的一句话打乱了。

    



    “当然了,我知道你们是无辜的,我也不为难你们。现在交易条件改了:一亿三千万金币外加开通八级权限的不可剥夺的合法身份卡十张,十倍的钱指定要‘普瑞达斯星际帝国’支付,这和你们无关。当然我们还是会附赠您一些绝密的内幕消息的。”

    



    “请稍等,我询问一下‘普瑞达斯星际帝国’的意思……”迪司贝儿只好又一次张罗起来。似乎他们是开通了多人在线会议模式,很快迪司贝儿就回复说“普瑞达斯星际帝国”同意了戴明道的要求。为了表示诚意,他们准备先打款过来。

    



    戴明道切换成“超能派系”的账号一看,不屑一笑道:“你们把我的账户给冻结了是什么鬼?怕我跑了还是怕我在危言耸听?”

    



    “戴明道先生误会了,您的账号被冻结,那是因为这次版本更新后我们发现流失了很多玩家,现在我们‘超能联盟议会’正在调查泄密之事,而你有泄密的嫌疑,所以我们采取了冻结您资金的举措。等调查结束之后,只要您没有泄密,这冻结自然会解除的,给您带来不便我们深表歉意。”迪司贝儿解释道。

    



    “你们不用调查了,这秘密是我透露出去的。”戴明道直接承认道。

    



    迪司贝儿没想到眼前这家伙竟然如此光棍,直接就认了,他这么不按套路出牌,自己很被动啊!“那我想问一下,您为什么要这么干?”

    



    “你们经过五年时间筹备,花这么多心思才搞出了《普瑞达斯》这款网游产品,无论从画面质感、自由度还是从世界观上看都是难得一见的精品,对此我很满意,也很喜欢这个神奇的世界。如果你们这么快就发动决战,毫无准备的‘科技派系’会直接在三十亿玩家的人海战术中灰飞烟灭的。敌人都没了,那我们还打什么boss、玩什么网游?要我们玩家找你们干架吗?你们不会是打算利用我们玩家干翻‘科技派系’后立马就关服吧?如果这样干的话你们对得起那些研发单位这五年来的辛苦努力吗?对得起我们这些玩家这一个月来的付出吗?你们如果这么干,那就严重侵害了我们玩家的利益,我们玩家不同意!”戴明道越说越激动,说得自己像个资深玩家有多爱这款网游一样。当然,他真实的想法可不会告诉这些“超能派系”的大佬们知道的。“所以,我所做的不过是让交战双方的实力处于平衡状态,能让我们广大玩家能够继续玩下去而已,这有什么问题?”

    



    “我们制作《普瑞达斯》网游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地球人族帮助我们赢得对‘科技派系’战争的胜利,你拿我们的成果搞战略平衡,嘴里还振振有词的说什么没有问题?我从来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迪司贝儿心中腹诽恻,但现在他们“超能派系”有求于人,他可不能这么说话,于是他深吸一口气,故作大方道:“算了,事情都发生了,现在追责也于事无补,我们会尽快为你解除账户冻结。为了弥补我们的损失,我们将没收发放给你的九张身份卡,这样大家都好,你觉得呢?”

    



    戴明道思索了片刻讨价还价道:“加一套往来地球与普瑞达斯世界的无后门装置,就和威保利游戏公司使用的一样。”

    



    “你想干嘛?”戴明道的要求引起了迪司贝儿的警觉。

    



    “用来研究啊!这门技术似乎很玄妙,我对它很感兴趣。实不相瞒,我从‘科技派系’也弄了一套过来,就想对比一下你们双方生产的产品有什么不同之处。”戴明道有意无意的透露了一个细节,似乎在告诉他们,爷不缺这东西,拿你们的装置是纯属娱乐,又似乎在提醒他们别想再用冻结‘超能派系’账户的方式来对付他,否则他会绕开游戏公司直接通过‘科技派系’提供的装置自己进入普瑞达斯世界。

    



    很快双方就达成了共识,并且约定在诺亚港当面交易。

    



    “我想您一定知道‘科技派系’有个叫做‘毒狱岛’的‘星系锯齿族’放养项目吧?”戴明道清咳了一声,问迪司贝儿道。

    



    迪司贝儿点了点头。

    



    “我们刚从那里出来。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吗?”戴明道缓缓说道。

    



    “请别卖关子,干净利落的一次性说完好吗?”迪司贝儿可没时间听他讲故事。

    



    “好吧,那我就把情报简明扼要的罗列给你:

    



    一、‘毒狱岛’的‘星系锯齿族’是一支组织严密的军队,它们知道各兵种协同作战,还懂得诱敌深入、围而歼之之类的战术。至于是它们进化出了智慧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我目前还无从得知。这份情报配有两段视频资料可供你们的专家进一步分析;

    



    二、当‘毒狱岛’上的人们和‘星系锯齿族’大战的时候,他们受到了第三方的无差别攻击,双方无一生还。经过我们的初步调查:现场没有留下能量武器攻击的痕迹,没有人为转移尸体的痕迹,仿佛人们和怪物都凭空消失了一般。不单单是‘毒狱岛’,连附近的派斯行星也一同遭了殃。‘科技派系’把此次事件暂定为‘神隐事件’,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了。这份情报也配有一段我们调查时的视频资料;

    



    三、我们在‘毒狱岛’上遇到了一名金丹期的修真者,讲的是‘布鲁斯坦星系联盟’的官方语言,但身份、种族等所有信息都无法确定。他自称是‘玉巽真人——薛玉巽’,但这名字可能是假的。我个人觉得这家伙在那个时间点出现在那里相当的可疑。不过这只是我的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四、我们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伙人的袭击。他们都是半兽人,但无法查询到身份信息,连他们开的飞船都是黑户。开始我还以为他们是‘普瑞达斯星际帝国’派来的杀手,但袭击失败后他们全部都服毒自杀了,这分明是一伙死士啊!在这种双方心知肚明的情况下‘普瑞达斯星际帝国’派一些技高胆大的刺客即可,即使行动失败了,脚底抹油开溜也就是了,怎么可能会派‘死士’过来啊?再结合前段时间‘格林斯比亲王千里送国宝’的事件,所以我怀疑你们的内部有一股神秘势力正在利用‘普瑞达斯星际帝国’作为掩护,干一些不可告人的龌龊勾当。当然这也是我个人的推断,并没有离间你们联盟的意思。”

    



    戴明道示意布莱尼把他们被“星系锯齿族”伏击、大量“星系锯齿族”包围临时基地和他们调查临时基地的视频资料发送给迪司贝儿,然后开始推销道:“我想你们‘超能派系’一定也有类似‘毒狱岛’的项目存在,而且这段时间也一定出现了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真是巧了,我们近期刚好推出了‘星系锯齿族猎杀’和‘危险地区调查’这两项业务,活动期间打八折哦~”

    



    “谢谢,如有需要我们会认真考虑的。”迪司贝儿不置可否的回了一句。

    



    “好吧,以上就是这次交易的全部情报了。啧啧啧,这么一看你们‘超能派系’还真是内忧外患啊!”戴明道调侃了一句,然后说道:“下面我给您一些‘杀必死’的情报。‘杀必死’就是福利的意思,我们地球的方言,您不必在意。”

    



    “‘杀必死’一:那位格林斯比亲王和他的亲卫队已经在‘毒狱岛’全军覆没了。我们出于好心在他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给他们盖了一座衣冠冢;

    



    ‘杀必死’二:‘科技派系’近期会有一次针对‘维尔亲王号’的行动,目标似乎是我以前消灭掉的那具特制魔法傀儡。”

    



    戴明道瞟了一眼迪司贝儿,发现这老头似乎对那所谓的特制魔法傀儡无动于衷的样子,当即摸出一具残骸有意无意的嘀咕道:“这几天我研究了一下这具魔法傀儡,发现去掉外壳以后,里面有非常复杂的法阵纹路,而且似乎还是用‘死亡合金’做为法阵的基座,看上非常高大上的样子……”

    



    迪司贝儿老头子一听“死亡合金”这四个字,注意力立马就被吸引了过来,两眼开始放光,贪婪的注视着戴明道手中这具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魔法傀儡残骸。

    



    戴明道见到他有了兴趣,开始诱惑道:“我测试了一下,这法阵有发光的功能,似乎能和某种事物产生共鸣的样子,很是神奇呀……再结合他们不惜代价的突袭‘维尔亲王号’都要夺回这具魔法傀儡的残骸,看来它似乎很重要呢!这么重要的东西我带在身边可能会有杀身之祸,你们要吗,便宜给你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