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逆袭 > 网游小说 > 异界明道传 > 250.远大梦想与人生规划

250.远大梦想与人生规划

 热门推荐:
    “尹白苏自然也知道段钰涵目前还在缅甸没有回来。同样他也意识到,如果在那小丫头赶回来之前就举办选拔赛的话,不正好完美避开一个强劲对手吗?于是他不遗余力的开始筹备本次阉割版选拔赛的事宜,只用了半天时间这届选拔赛就这么匆忙上马了。

    



    早就了解到向和煦行动计划的尹白苏有了这么长时间做准备,自然也备好了一块特殊的毛料——极品正阳绿的翡翠作品《仙桃贺寿》,以求与向和煦在这次比赛上堂堂正正的分个胜负。

    



    而段家凭借强大的辨石绝技与殷实的底蕴,挑选出一块力压群芳的完美翡翠也并不难。

    



    于是乎我们就看到了这‘三足鼎立’的空前盛景!

    



    回顾历次会长选拔赛,能出现一块极品品质的翡翠已经是难得了,这次竟然出了三块,而且每一块的个头都大得出奇,一看就让人觉得不正常啊。”

    



    “话说回来,尹白苏也只不过是了解到向和煦全部计划中非常少的一部分,对于向和煦要如何对付段钰涵,他是一无所知的。尹白苏抱着自己超大块的翡翠原石自嗨,认为自己已经稳操胜券了,却不知自己也被人家算计了一把。

    



    按照正常的选拔赛流程,整场比赛将分为三个关卡,分别考验参赛者的辨石能力、翡翠制品的设计能力和辨别翡翠的真假和档次的能力。但这次的阉割版选拔赛,直接砍掉了作为最后一关的辨别翡翠真假与好坏的环节,初看起来这样并没有什么问题,但仔细推敲之后我们就会发现,本次比赛中评委打出的分数成为了决定选手成败的决定性因素。这样一来,向和煦就有了暗箱操作的空间。他只需要买通评委就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操纵自己与对手的分数。收买的评委也不需要太多,两位就可以了。比如,自己的对手与自己不相伯仲的情况下,只要这两名评委比其他评委多打五分,那么牺牲掉一个评委的分数,他还多赚了五分;同样的方法,他对手的得分可以少打五分,这样一来一去就相差了十分。要知道现在是三种分数分开来计算的,那么总分就相差了三十分之多,他想不夺冠都难啊!

    



    我说的可对吗,评委席上的第三、第八号评委?”

    



    “你……你血口喷人!”那两位评委不淡定了,铁青着脸站起身来驳斥。

    



    “你们别那么激动嘛,愤怒只会显得你们心虚。这个收买评委打分的方法看似高明,但却有两点非常致命漏洞。”戴明道伸出两根手指头道。

    



    “什么漏洞?”马上有人站起来询问。

    一秒记住https://m.xbiqugela.com

    



    “第一、当一个人的优势明显领先另一个人的时候这种微调的手段就很难凑效了。比如我那块巨型的《缥缈乔岳》,单凭价值分就碾压了他的总分,他怎么微调都是无济于事的。

    



    第二、这种微调手段可一可二不可三。如果用的次数多了,很容易会被人发现不合理之处,进而揭穿其中的秘密。

    



    接下来,让我们用数据说话。麻烦工作人员调出评委对比赛前三名的评分情况……谢谢。

    



    我们着重来看一下三号和八号评委与其他评委的不同。对于尹白苏的三种分数,他们两人对比其他评委给出的分数普遍低了五到十分,而对于向和煦则是明显高出五分左右。别的还好说,但对于总分只有三十分的损耗分来说,这五分的差距到底在哪里?要知道五分就相当于六分之一,尹白苏需要怎么雕刻才会多消耗掉六分之一的翡翠?

    



    我们再来看看他们两人给黑衣人打的分数:这么完美的玻璃种极品翡翠,其他评委给出九十甚至九十五的价值分高分非常正常,而他们两个竟然只分别给八十甚至七十五的分数,这是有多眼瞎呀?我们再来看看设计分和损耗分,啧啧啧,这么明显的低分现象那就更不正常了。设计分上给尹白苏低五分,给向和煦高五分还算是在误差范围之内,但给黑衣人的分数整整比别的评委少了十五分是什么鬼?这完全可以认为是在恶意打压了。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为什么向和煦要千方百计的阻止段钰涵来参加选拔赛,他是怕这个小丫头的分数实在太高,强行压低她的分数,太容易出现变故了。

    



    另外,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这三人之中向和煦是最后一个上场的。他上场的时候评委们都已经为黑衣人与尹白苏的翡翠打出了价值分。如此一来,他的分数就更方便微调了。”

    



    “你这是在报复,报复我们给你的翡翠打了低分!”那二人自然是死不承认。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是不是我污蔑或者报复你们,找警察蜀黍调查一下不就知道了吗?我说的对不对呀,三位正副会长?”戴明道根本没有和这两人辩论的兴趣,直接把这活儿丢给了主席台上的三位。

    



    “来人啊,将这两位评委先请下去休息。”段老爷子阴沉着脸宣布道。

    



    押解四个劫匪的彪形大汉中分出两个人来,半强制性的将那两名评委带离了现场。

    



    戴明道看也不看那两个评委一眼继续说道:“现在向和煦如愿以偿的击败了所有对手,登上了他梦寐以求的会长宝座,事情就这样完了吗?不!得到会长之位只不过是他庞大计划的第一步,因为他深刻的认识到,即使这次他如愿以偿的当上了翡翠协会的会长,那五年之后的下一次选拔赛该怎么办?又要故技重施吗?显然吃过一次亏的尹白苏是不会答应的,如果半路又杀出一匹黑马来又该怎么办?

    



    俗话说打铁还须自身硬,最稳妥的方法自然是提升自己的实力。那如何提升自己的实力呢?段家的辨石秘技自然成为了他的首选。他认为自己的资质不比段钰涵这小丫头差,小丫头能学会的他也一定能学会。那如何才能让段家乖乖就范,拿出秘技呢?当然是与段钰涵结婚咯!如此一来,自己有了师傅和段家两大靠山,段钰涵也不会和自己争夺以后的会长之位,段家的辨石秘技即使段老爷子不肯给他看,他也能从小丫头嘴里学到。这一箭三雕的好事,他能放过吗?

    



    有人可能会问,向和煦都还没有开始实施呢,我是怎么知道的?呵呵,有时候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我们可以推导出一些有趣的事情的。比如我们来综合分析一下向和煦制定的abc这三个行动方案就会发现这些方案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用限制自由的方式让段钰涵无法参加本次选拔赛,对她的人身安全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威胁。从那四个绑匪宁愿用锯断树木封路的方法也不采用持枪恐吓的方法,我们可以看出段钰涵小丫头的安全性至关重要。他自己安排的人肯定不会将段钰涵怎么样,而那波索吞也只是求财而已,如果他知道自己在绑绑架我们这些人的同时顺带绑架了段家的小小姐,最多也就让她担惊受怕几天,向段家索要一些好处,就会毫发无损的将她送回来。

    



    只要段钰涵被向和煦安排的手下绑走,那就是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码呀!只要向和煦从自己人的手里‘救’下这个担惊受怕的小丫头,那她还不对这个‘恩人’感激涕零吗?如此一来两人的关系还不得坐火箭似的往上升?当然,如果段丫头在波索吞手中那也好办,不外乎是多花一些钱就能解决,结果也是一样的。按照计划,事业有成的向和煦顺理成章的抱得美人归,进而得到段家与师傅的双重支持,再加上辨石秘技的加成,简直是搭上通往人生巅峰的快车道呀,谁看了不羡慕呢?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昨天晚上向和煦等来的不是意料之中的好消息,却是波索吞因为意外而死亡的噩耗。这多少出乎他的意料,不过前期制定的多种行动方案中也有应对这种突发事件的预案,那就是把波索吞的哥哥波迈拉下水,向他提供‘是段家害死他弟弟’这样的消息,让他与段家翻脸。这样一来,向和煦就从暗害波索吞的幕后黑手摇身一变成了波迈的盟友,还能挑动原本在华缅边境地区井水不犯河水的两大势力针锋相对、相互消耗,他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如此进行下去用不了几年,段家就会因为不断消耗一蹶不振,而他凭借着翡翠协会会长的身份再从中周璇,那好处还不是滚滚而来?这套行动方案运作下来又是一箭三雕的妙计,再和‘英雄救美’之策双管齐下,不但人财两得,还能多方受益,用不了五年,他向和煦就能在华缅边境地区成为土皇帝的存在,到时候管他什么翡翠协会会长的职位还是腾冲地界上的大小事务,还不是他向和煦一个人说了算?尹白苏、段钰霆之流他还会放在眼里吗?”

    



    “波迈,你说说,今天是不是这个向和煦主动联系你,说段家害死了你弟弟波索吞,他可以帮你对付段家云云?”戴明道转过头来看向跪在台下的波迈。

    



    波迈并没有回答戴明道的问话,而是死死的盯着展台上的向和煦,圆睁的双眼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和冰冷的杀机。

    



    “师傅……段老爷子……钰涵……波迈,你们不要相信这个人的信口雌黄!你们……你们听我说,他说的都不是真的!我是无辜的,这一切都只是巧合!真的,都只是巧合!”向和煦面如死灰,语无伦次。可是他现在已经人设崩塌、信用破产,谁还会再相信他呢?

    



    “现在我宣布……”段老爷子叹了一口气宣布道。

    



    “段大哥请慢宣布处理结果,且听我一言!”冯子诫突然站起身来打断了段老爷子的话。

    



    “冯老爷子,你不会是要说这向和煦是您的私生子之类的狗血剧情吧?”戴明道开始脑洞大开。

    



    冯子诫被戴明道的话噎了一下,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林先生的想象力太丰富了。我之所以请段老哥稍安勿躁,实际上是有几句话想说。”

    



    “哦,那您说,我们听着就是了。”戴明道拍了拍胸口,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说起来向和煦的身世也挺可怜的。”冯子诫理了理思绪回忆道:“记得五年前,因筹备选拔赛的事情,我和马二哥分头去缅甸找各位矿主商量资助一部分毛料。我搭乘了一辆缅甸当地的客车前往,客车上有二十多人,向和煦的父亲正好带着他到缅甸乡下参加他外公的葬礼。我们乘坐的车子在半路上遇到了几个拦路打劫的人,当时他的父亲挺身而出奋不顾身地与他们搏斗,救下来车里所有的人,然而他的父亲毕竟只有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身上多处受伤,最终导致失血过多不治身亡。我深深地为他父亲的英勇事迹感动,决定收他为徒,希望他能够凭本事出人头地,可没曾想当年亲眼看到自己父亲因何而死的人,自己却策划出打劫、绑架的戏码,哎,真是造化弄人啊!

    



    老头子我以前曾经在他父亲的面前发过誓,一定会竭尽所能将他培养成德才兼备之人,可惜五年过去了我却无法兑现当年的承诺。我真是没有育人之能,实在是愧对他父亲的在天之灵。今天,我豁出去这张老脸不要,在这里恳请大家给向和煦一个机会,让我将他带回去严加管教,为此我愿立即辞去翡翠协会副会长之职,捐出我这老宅子和里面的所有物件用于慈善事业,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师傅,您不能啊!和煦不值得师傅花如此大的代价呀,师父!”向和煦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跪倒在地,对着冯老爷子磕头认错,场面甚是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