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逆袭 > 网游小说 > 异界明道传 > 265.引经据典

265.引经据典

 热门推荐:
    李俐菲看到戴明道眉头紧锁的样子就有些心疼,赶忙伸出柔荑握住他的大手,柔声说道:“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想了,不然容易钻牛角尖。我看你们忙活了一天也累了,要不叫红尾帮你们泡杯‘忘忧茶’提提神吧。”

    



    戴明道欣然同意,找来红尾将忘忧茶递给她,叫她给室内的每人都泡一杯,也包括她自己。

    



    一杯忘忧茶下肚,大家立马神清气爽、精力百倍。果然是上好灵茶,效果就是好!

    



    “我们这里有几件别的事情要告诉你……小薇,你来说吧。”

    



    小薇马上站取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备忘录汇报道:“我们曾经安排的人手最近有反馈说,你表妹那个后妈还有你大伯这一伙亲戚最近可疑动作不断,他们两方面??????????????????????????????????????????????????????????????????????????????????????????????????????????????????????????????????????????????????????????????????????????????????似乎都和一伙神秘人进行了某些方面的接触;我们近期通过对公司内部进行第二轮秘密排查,发现有一些人员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表明他们就是内奸,但他们的行迹都相当的可疑;还有就是你一直重点关注的陆荣那个倭国亲戚似乎不行了,昨天进了icu,他们家族的资料我们的人也已经调查清楚了,随时都可以开展行动。”

    



    “真是三喜临门呀!”戴明道顿时眉开眼笑起来:“那些所谓的亲戚我正愁没什么由头来对付他们,现在他们凑到一起作死,我不给他们来个一网打尽还真对不起他们;至于那些疑似内奸的存在,按照公司内部机制外放、下放分公司,然后再先观察一段时间,如果确认不是内奸再提拔回来也就是了;陆荣那亲戚家的会社是时候接触接触看看了,让我们的‘未来社长’大人也去倭国走动走动,和他那位老爷子联络联络感情,到时候他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哈哈哈……”

    



    小薇将戴明道的吩咐一一记下,然后汇报道:“昨天下午杭城那家珠宝商行来电话说玉石已调拨过来,让你有空的时候可以去看看。”

    



    “易容丹的药效是到今天中午结束,等会我去那看看就可以了。收割完这一波后我就可以着手建造一个大玉池子了,那规模一定非常壮观!”戴明道点了点头。

    



    “设计院的设计图纸今天出来了。上午我就去那拿一下。”安翻着手机的聊天记录说道。

    



    “最新买到的那一批半兽人我这就交给你们,晓蝶和安也加入到训练半兽人的行列中来;那个死士如果训练得差不多的话就可以‘放生’了;红尾的心理状况如何?”

    



    “昨天专家们通过检查后得出的结论不容乐观,需要接受长时间的治疗。”李俐菲她们的脸色一暗,都为红尾的遭遇而伤心。

    



    戴明道取出一只没有盖子的小鼎交给李俐菲道:“能治就好,时间长点没有关系。有时间的话就让她制作一个捡到‘三纳百炼鼎’的记忆影像,然后录制到记忆水晶之中,制作的时候记得用第一人称视角,给自己取个好听点的名字,感情务必要真实可信,至于身份嘛……就以天然半兽人族唯一的后裔自居,这样显得身份高贵,有传奇色彩。有了这段记忆影像之后‘半兽人女王计划’就可以按部就班的进行了。”

    



    “你这舆论战打的还真是出其不意……”李俐菲瞬间就明白了戴明道的意思,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孟缘芸一见大家都有各自的事情,只有自己没有被安排工作,她赶紧包住戴明道的胳膊道:“明道哥哥,我陪你一起去买玉石吧。”

    



    “好好好,等我们回来我就给你做法器。这几天我看了好些制作乐器的书籍,本来昨天就要做的,谁知道昨天‘章鱼国’突然就向我们求和了,搞得我们一直忙到现在。今天我一定帮你做把独一无二的古筝法器!”戴明道拍着胸脯保证道。

    



    “明道哥哥最好了!”孟缘芸高兴得踮起脚在戴明道脸上亲了一口,一脸幸福的模样。

    



    “好了,别腻了,你们几个要出去的赶紧出发吧,记得早去早回。我们这边也开工了。”李俐菲催促大家赶紧行动起来。

    



    ------------分割线-----------

    



    这次购买玉石没有遇到任何意外,那个门店经理全程亲自接待,服务可谓是周到细心。戴明道很满意,临走之时送给了她一颗养颜丹。

    



    回医院的路上,戴明道还给陆荣打了一通电话,将他那个倭国亲戚不久于人世的消息告诉了他,询问他是否要去一趟倭国,将原本应该属于他的东西拿回来。

    



    陆荣沉默了片刻,回想起自己家里几代人遭遇的苦难,同意了戴明道的提议。

    



    两人在电话中商议了一番,很快就制定出一套切实可行的行动计划。

    



    眼看着快要到医院了,戴明道和孟缘芸提前在路口下了出租车,在路边超市里买了一些零食提着,有说有笑的进了戒备森严的医院。

    



    此时最后一批半兽人也接受了九年制义务教育与马列主义教育,完成了身体和心理的检查。戴明道再次召唤出暗影星兽让他们跳了一段“大神”,然后召集所有半兽人集合,开始开动员大会。

    



    接近七千人的规模,医院大厅是容纳不下的,所以本次的动员大会改在了医院露天停车场。大会由奥斯主持,其目的就是激发这些“新半兽人”的干劲,为今后的严酷的训练打下坚实的思想基础。

    



    这次的动员大会戴明道除了召集半兽人以外,全程都没有参与。这是兽人族与半兽人族之间的矛盾,他作为外人要尽可能的降低存在感,如果被兽人族抓住挑动对立,进而捞取利益的把柄,那么对于新半兽人的行动将非常不利。

    



    此时的戴明道正与女朋友们一起待在小房间里研究安带回来的房屋设计图纸。

    



    “这座园林式的建筑够大、够雄伟,基本符合我们大家提出来的要求。如果将它固定建造在任何星球上都没有什么问题,但考虑到供电、供水、供暖、垃圾处理等细节,以及将来可能经常性的拿出来当露营营地使用,我觉得还得要作一些改进才行。”戴明道研究过图纸后发表自己的意见。

    



    “明道说的没错,我们再仔细看看还需要进行哪些改进的,等会一并提出来修改。反正我们现在人手多的是,让那些半兽人一起动手,没几天就可以落成了。”李俐菲赞同道。

    



    “不,我不打算叫那些半兽人来做。”戴明道想了想驳回了李俐菲的提议,“我打算将这座园林炼制成一件可大可小的法宝,这样一来就免去了收入生命空间的麻烦,你们也随时可以使用。”

    



    “你现在的炼器水平能炼制法宝了?”穆晓蝶惊讶地问道。

    



    “法器和丹药一样都需要具备神识之后才可炼制的东西。我虽然已经拥有神识,但毕竟现在境界太低,这么一点微弱的神识无法支撑我炼制法宝的需要,我只是有这么一个打算而已。”戴明道解释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修改图纸,做个普通的建筑试住一下,等以后境界上去了再做个法宝也不迟。住过之后建筑有哪些地方不满意再改一改不是更好?”穆晓蝶提议道。

    



    “这个方案不错,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吗?”戴明道问道。

    



    其他人都摇了摇头,只有安一个人一副心不在焉、愁眉不展的样子,和平时活泼开朗的样子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

    



    “安,你怎么了?”大伙儿都发现了安的不正常,围过来关心问道。

    



    “哎,今天我的上司突然联系我要求我报告行踪。听语气他是在质疑我这几天为什么没有出现在明道的身边。我虽然把这件事给圆过去了,但心里总觉得不是个滋味,我感觉我的上司已经不信任我了。”安的情绪有些低落。她环视了一下身边的男人和好姐妹,咬了咬牙透露道:“我趁着去拿建筑图纸的机会联系了我的私人渠道,打探合众国的决策层是如何对待明道的,得到的回馈真是令人沮丧……”

    



    “合众国方面是下定决心要对付我了吗?”戴明道笑了笑问道。

    



    安只是点了点头,偷偷瞄了戴明道一眼,并没有出声。

    



    “意料之中的事儿!”戴明道的内心毫无波动:“以合众国非黑即白的惯有思维模式,我在他们眼中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威胁’,要对付我是迟早的事,就看它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了。”

    



    “我这么多篇观察报告都白写了。他们怎么就不相信我的话呢?”安委屈地嘀咕道。

    



    “知道《疑邻窃斧》与《智子疑邻》这两则故事吗?”戴明道笑着说道:“《疑邻窃斧》说的是有个乡下人丢了一把斧头,他怀疑是邻居家的小孩偷了,于是他怎么看都觉得这个小孩就是个小偷。直到有一天他找回了自己的那把斧头,再看那个小孩,怎么看都不觉得他是个小偷了。

    



    而《智子疑邻》讲的是宋国有个富人,有一天天降暴雨将富人家的墙给弄塌了。他儿子说:‘如果不赶紧修筑它,一定会有盗贼进来的。’隔壁的老人也说了相同的话。这天晚上果然有盗贼进来盗走了大量的财物。他的家人很赞赏儿子聪明,却怀疑那些财物是隔壁那个老人偷的。

    



    在你上司和决策层已经得出‘我是个威胁’的结论之后,无论我干了什么事情,他们都会认为我是在威胁他们;而你在这个时候向他们提出与他们认知相反的意见,他们只会认为你已经和我‘同流合污’,这样一来他们就不再信任你,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现在都已经火烧眉毛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引经据典?”安抬起头来怪异地看了戴明道一眼,真不明白这个男人脑袋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哪里?是华夏境内呀!你们合众国不能派兵、不能使用无人机、更不能使用导?弹,他们所能采取的手段极其有限,除了暗杀、?????????????????????????????????????????????????????????????????????????????????????????????????炸?弹?????????????????????????????????????????????????????????????????????????????????????????????????、毒物还能玩出什么花样?现在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防御饰品护身,无论是远程狙击还是近战刺杀怎么都能抵挡一二;现在我们的居住地是军事学院内,出行要么是出租车要么是我的悬浮车,他们根本没有设置炸?弹的机会;毒物就更加虚无缥缈了,我们经过强化的身体对毒物的抵抗能力比普通人强大的多,他们下毒毒倒我们几率并不高。你说我有什么好紧张的?我现在巴不得他们来对付我那具处在明处的自律型魔法傀儡呢,这样我又可以好好敲一笔竹杠了,哈哈哈……”戴明道哈哈大笑道。

    



    “你都已经准备好应对策略了也不早说,害的我白担心一场!”安对着戴明道甩了个白眼,心情好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