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逆袭 > 都市小说 >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 > 第1207章 步步为营

第1207章 步步为营

 热门推荐:
    “你、你什么意思?”郑星晴皱眉,“这是你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现在她觉得秦洪涛就是一块臭狗.屎,黏上谁谁倒霉,以至于听到他的名字,就下意识的戒备起来,恨不能将那人隔离在十万八千里之外。“郑家发展的不错,可秦家也不是很差对吧?”郑月亮手指在桌上轻轻敲出愉快的节奏,她微微一笑,“我自诩长得要比郑星晴好看一点,如果我放下身段,多下一些功夫,笼络住秦洪涛的心应该不是很困难

    吧?”

    秦红棉看到郑克勤瞳孔猛的一缩,心里暗骂一声“小贱人”,立刻接上了郑月亮的话茬。

    “你嫁过去能笼络住丈夫的心是好事情。”她笑道,“不过秦家现在还是我大哥做主,去奉劝你一句,还是要守好自己的本分。”

    郑月亮单手撑着下巴盈盈一笑:“可我怎么听说大舅舅十分听大舅妈的话,而大舅妈特别宠爱洪涛表哥呢?”

    原本,她是从心里鄙夷秦家的人,不过现在能恶心到秦红梅,叫一声“舅舅舅妈表哥”什么的倒也不算吃亏。

    “你到底想说什么?”郑星晴生怕这事情不成了,厉声斥道,“郑月亮不要太得寸进尺了,不然……”

    “不然怎么样呢?”郑月亮依旧笑眯眯的看着她,“我跟你说了许多次,不要招惹我,怎么总不听呢?”

    “你以后还要靠着爹地给你撑腰,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太嚣张了。”郑星晴跑过去抱住郑克勤的胳膊撒娇,“爹地,我们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么多废话?”

    郑克勤皱眉,虽然没有符合却也没斥责。

    郑星晴离开挑衅朝郑月亮看过去:“你乖乖听话,我们还是好好的一家人,如果表哥欺负了你,我们还可以帮忙。”

    “我已经说过了,我是不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承诺。”郑月亮继续和郑克勤谈判,“你把手里的公司股份给大哥一半,我就嫁给秦洪涛。”

    “一半股份?”郑星晴立刻跳脚,就差之这儿郑月亮鼻尖了,“你脑子进水了吧?想什么好事儿呢!”

    秦红梅之前已经暗示过郑星晴,以后家里的公司是她,现在有人跟她抢东西,她自然是不乐意的。

    郑月亮依旧不慌不忙道:“爹地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涵予是我唯一的儿子,我的东西早晚都是他的,你有什么可着急的?”郑克勤缓缓道,“现在谈论这个事情,倒显得我们像是在交易一样。”

    郑月亮真是要被气乐了,她打量着郑克勤,实在好奇,这人脸皮到底有多厚,竟然可以如此淡定的说出这种的话来?

    “不做交易,难道爹地是想让我无私奉献吗?”她眯起眼睛,讥讽的扯了扯嘴角,“我自认没有那么好的节操。”

    眼看着郑月亮态度坚决,郑克勤咬牙:“三分之一。”

    “二分之一。”郑月亮看了他一眼,“给自己的儿子,您至于这么讨价还价吗?”

    郑克勤险些被气的吐血,郑星晴和秦红梅的脸色也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不过两人都聪明的选择了沉默,没有在这个时候去撞枪口。

    “郑涵予让你来跟我谈这些事情的?他自己怎么不来?”郑克勤脸色铁青,“我一直把他带在身边教育,难道他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

    “大哥并不知道这件事,是我不甘心被爹地抓出顶包才开的口。”郑月亮弹弹手指,笑眯眯道,“我总不能自己要,把郑家的东西带进秦家去吧?”

    说这话的时候,她眼神还瞟了一眼秦红梅,十足的意味深长。

    秦红梅气的压根痒痒,不过还是费力挤出一抹笑:“你这样想,很对。”“我是郑家的女儿当然为郑家着想,就像是你是秦家的女儿,大概也会偏心秦家更多一点,您说是不是?”郑月亮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爹地可以当心了,不要郑家被倒腾空了,您还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儿呢

    。”

    “爹地,我们就事论事,不要听她东拉西扯。”郑星晴赶紧开口,“事情还是早点处理妥当,我们才能安心。”

    郑克勤清清嗓子开口:“你嫁给秦洪涛,并且公开致歉公众承担事情,我把公司股权给涵予二分之一。”

    “现在签字。”郑月亮立刻道,“不然我没安全感。”

    秦红梅起身走过来,笑道:“瞧瞧你这孩子也太着急了,就算签字也要起草合同的了,那是一时半会能搞定的事情吗?”

    “当然能。”郑月亮打开茶几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份文件递过去,“我已经准备好了,而且请律师看过,没什么漏洞,你们可以签字了。”

    郑克勤的脸色已经不能用言语形容,他盯着郑月亮连连冷笑:“好、你好的很!”

    “跟爹地比起来,还差远了。”

    “爹地……”郑星晴紧张的拉住郑克勤的胳膊,“爹地,您刚刚不是已经答应了吗?您、您……签字好不好?”

    想到秦洪涛猥琐肥腻的形象,她心里就一阵阵恶心,恨不能把隔夜饭也吐出来才好。

    “滚!”郑克勤一把推开郑星晴,咬牙切齿,“你自己闯的祸自己解决!”

    秦红梅一把扯开郑星晴,瞪了一眼旁边看好戏的郑月亮:“你非要把这个家弄的鸡飞狗跳才安心是不是?”

    “是啊,你们都不好过,我就放心了。”郑月亮爽快的承认了,“不过我觉得这话放在明面上就没什么看头了。”

    更重要的是,现在合同摆出来,郑克勤的真实态度也被试了出来,他原本就是存了忽悠自己的心思,就算她嫁给秦洪涛,大哥也不可能得到公司股份。

    不过幸好,她原本的目的也不在于此。

    “爹地是要走了吗?”她开口挽留,“我还有话没说。”

    郑克勤眼神阴鸷:“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你到底要怎么样?非要把爹地气出病来,你才高兴是不是?”郑星晴现在看郑月亮就像是看一个不定时炸弹一样,保不齐就忽然爆炸了,弄的他们个个狼狈不堪。

    郑月亮放下茶走到郑克勤面前,一字一顿:“你知不知道,我妈咪是中毒死的?”

    “中毒?不可能!”郑克勤断然否认,“她生下你之后身体一直虚弱,虽然调理之后,但还是病病歪歪的。”

    当然他不会说是伊茹压根不想搭理他,从之前的小鸟依人到后来的冷若冰霜,他好生气恼了一阵子。

    “你真的不知道?”郑月亮盯着郑克勤的眼睛,一字一顿,“我妈咪死于一种病毒,可笑你作为她的丈夫竟然对此一无所知。”

    秦红梅脸色骤变,厉声道:“郑月亮,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和爹地谈论我妈咪,与你无关。”郑月亮语气决绝,脸上笑意更冷,“难道你们不觉得这里太安静了吗?”

    郑克勤眉头紧锁,他盯着郑月亮,却像是怎么都看不懂她似的。

    “你是怎么知道你.妈咪中病毒的?”他沉声道,“你原本就没打算嫁给秦洪涛是吗?你有其他的目的。”

    “身为女儿,我想为自己的妈咪讨回一个公道,这样的要求不算过分吧?”郑月亮嫣然一笑,“爹地呢,身为别人的丈夫,难道就不想知道自己妻子是怎么死的吗?”

    秦红梅厉声道:“伊茹爱上了别的男人,哪里还值得克勤对她念念不忘。”

    “我妈咪已经死了,自然是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郑月亮扫了她一眼,还是把焦点放在了郑克勤的身上,“不过当年的事实真相到底是什么,我想爹地比任何人都清楚。”

    郑克勤嘴角急剧的收缩,他跌坐在沙发上好,整个人像是一下苍老了十岁,好一会儿才哑着嗓子道:“当年,我是真心想对她好的。”

    “你们感情的事情我不清楚也不想打探。”郑月亮坐在了他对面,一字一顿,“我只想知道妈咪死亡的真相。”

    郑克勤摇头:“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不久之前,在秦女士的生日宴会上,霍念未的儿子霍米修突发急症被送入了医院。”郑月亮凉凉的开口,“恰的是那天的值班医生是程远,也就是程野的侄子,他一眼看出了病症,并且带他们去了程远那里

    。”

    当郑月亮第一次说程远的时候,秦红梅和郑克勤的深色就有不同的变化,一个窃喜一个恼怒。

    郑克勤伊茹死心塌地的爱程远,而秦红梅则惬意郑月亮激怒了郑克勤。

    “月亮,那个人……”秦红梅正要火烧浇油,就被郑月亮的话打断了。

    “我这里有一份陈年的病理诊断,爹地先看了我们再继续下面的谈话。”郑月亮的声音像是在腊月的寒风里吹过一样,凉飕飕的带着冷。郑克勤疑惑的接过病例,因为时间太久,病例有些有些发黄,不过上面的字迹倒是清清楚楚,他一行一行的看下去,脸色漆黑如墨,拿着病例的手剧烈哆嗦起来,好像拿不住那薄薄的几张纸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