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逆袭 > 其他小说 > 三帝劫 > 第50章 掘金镇

第50章 掘金镇

 热门推荐:
    这一日,船终于靠岸。

    这一路上,有颛花劝导道,也有婉姐讲的很多故事,颛玉的心情慢慢的开朗起来,心想,到了地方再想办法,爹娘惨死,如果自己再不明不白的死了,如何对得起他们,活下的决心越来越坚定。

    船一靠岸,婉姐抱着颛玉和颛花,大哭了一场,含着泪把二人送上了岸。人贩子把船上的十几个姑娘用一根绳子绑着,连成一串,带着他们向镇子里走去。

    掘金镇一眼望去,大多数建筑是泥土建成,高矮不等,风一吹,扬起一阵细小的灰尘。树非常少,花草更少,整个小镇子看上去光秃秃的。太阳挂在头顶上,直射下来,照的人很晕,抬头看一下太阳,非常刺眼。

    没有遮阳的东西,太阳直射下来,非常的热。地面上非常干燥,满地是细细的土,细细的灰,脚踩在地上,有点软绵绵的,也非常炙人,如果用手一摸,一定很烫手。

    街道的人不多,大概天气太热吧,街二旁有不少商铺,行人大多数光着胳膊,有不少男人光着上身,肌肤黑黢黢的,在太阳的照射下,反着油光。女人们,都戴着头巾,也有的打着阳伞。

    颛玉跟着人群走着,越走越热,越走越渴,好想喝口水,见那些人贩子很凶的样了,只好忍着。走了好一会,街二边的店铺多了起来,行人也越来越多,有些人的手上戴着硕大的金戒指,脖子上挂着粗大的金项链,身边围着不少仆人,还有人给他撑着大伞。

    再向前走了一小会,到了一个大集市,集市上有好几个台子,台子上站着一些人,跟她一样,用绳子绑了串在一起。台子周围也围了一圈人,在不停的叫喊着,颛玉被太阳晒得耳朵头嗡嗡的作响,周围的声音非常吵杂,已经不太听清楚周围的人在说什么。

    人贩子把她们赶到一个台子上,排成一排站着,台有下很多多,在不停的叫喊着,听不见在喊些什么。颛玉第一次站在台子上,也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多,而且都是陌生的人,心里非常害怕,又渴,头也晕,感觉虚脱了,快要倒下了。

    这时,一个男人走上来,把颛玉的绳子割断,牵着她要走,颛花跑上前来,抓住颛玉,那男人打她,打得她脸上流血了,颛花就是不放手,死死的抓着,那男人往地上丢了几个钱,把颛花也一起牵走了。

    走不多远,颛玉感觉撑不住了,慢慢的,倒了下来,颛花哭喊着抱着她,颛玉看见娘亲在对她笑,笑的很甜,很甜……

    颛玉睁开眼,看见颛花正用湿巾给她擦脸,颛花的脸上有伤痕,想起来,是有人在打她,伸出手来扶摸着她的脸,小声说:“留下疤痕就不好看了。”

    颛花一听,眼泪顿时就下来了,说道:“我一辈子都着着小玉姐,不嫁人,就没有人嫌弃了。”

    颛玉说:“你真傻,何苦呢。”

    颛花说道:“我愿意。”

    颛玉问道:“我们这是在哪啊?”

    颛花答道:“我们在一辆马车上。”

    说着,拿起一个水壶,伸到颛玉的嘴边,颛玉忙紧喝了几口,喘了口气说道:“难怪觉得身子一直晃。”

    颛花说道:“小玉姐,我们遇到好人了,是一个夫人救了我们。”

    颛玉听了,要起身,一个声音传来:“姑娘,躺着吧,你身子弱,好好休息,别动了。”

    颛玉寻着声音看去,见一位妇人,面容很和祥,头上戴着一顶银冠,银冠上镶着一圈绿色宝石,身上穿着绿色丝袍,看样子有40岁左右,正微笑的看着她。

    在颛花扶持下,颛玉挣扎着坐了起,对夫人躹了躬,强颜一笑,说道:“谢谢夫人救命之恩,小女子定当报答,不知道夫人如何称呼。”

    夫人一听,立刻乐开了怀,说道:“老身的亡夫姓羋,你就叫我羋夫人吧,我今天真是有福气哟,瞧这姑娘,受了这么大的惊吓和委屈,礼数还这么周全,一定是大家闺秀,跟我说说,老家在哪啊,家里出了什么变故啊?”

    颛玉忙答道:“小女子生于一乡野小村,与小花二个在镇上游玩,被歹人拐卖,幸得羋夫人相救。”

    羋夫人笑道:“初次见面,口紧点不打紧的,咱娘儿俩相处久了,再慢慢了解身世,我会派人帮你找到家人,安下心来,先跟我回家,我是越看你,越是喜欢呢。”

    正聊着,突然,马夫大喊:“火龙来了,快下车逃命啊。”说着,马夫就跳下马车,不见了踪影,马车继续向前奔跑,马车的人惊叫一片。

    突然,马一阵嘶鸣,然后发了疯似的狂奔,突然,车子猛的一震,车子歪倒,被马拖着,车里的人纷纷掉了出来,滚了一地。

    颛玉和颛花吓得紧紧的抱在一起,滚到一边,等二人略略定下神了,互相看了一眼,只是有一些轻微的擦伤,并无大碍,便起身,想找找羋夫人在哪。

    刚站起身来,就听见一女子的尖叫声:“啊……火龙又来了。”

    颛玉抬头一看,见天上一只龙,真奔着火向她而来,跟着,身子一晃,被颛花抱着,滚了下去,滚了一小会,停了下来。

    颛玉感觉身子下面软软的,一瞧,身上全是沙子,再向刚才滚落的方向,坡比较陡,坡上盖了一层沙子,离上面很远,难怪滚了有一会功夫,而且一点都不疼。

    颛花站了起来,把颛玉扶起来,二人向坡上望去,上面冒着烟。颛玉不放心羋夫人,对颛花说道:“我们上去看看羋夫人吧,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颛花说:“郡主,上面危险,不能上去。”

    颛玉道:“再危险,也要上去,她救了我们,我们不能不顾她,你要是怕,我就一个人上去。”

    颛花忙说:“郡主,我不是怕,是担心你。”

    颛玉道:“颛花,谢谢你,我们一起上去看看吧。”

    二人便向坡上而去,坡比较陡,只能手脚并用。爬了好一会功夫,二人终于来到刚才的地方,见地上只有一些烧焦的痕迹,地上有一些烧焦的碎骨头,碎骨头都不大,四周散落着一些带有烧焦痕迹的碎布片,没有一个人。

    颛玉伤起的哭了起来,颛花也跟着落下了眼泪。二人哭了好一会,看着碎骨头有些瘆人,想到羋夫人的救命之恩,大着胆子把碎骨头和碎布片捡了捡,在沙子上用手刨开一个坑,全埋了。

    二人呆呆的坐在路边,不知道该去哪里,忽然,颛花好像看见什么,忙急急地跑了过去,用手捡了一个回来,满脸惊喜的说道:“郡主,快看,是银子。”

    颛玉看了一眼,说道:“一定是羋夫人的,唉,她死的太惨了,只留下了一些碎骨头,我们不能拿她的东西。”

    颛花说道:“郡主,这银子放在路上,我们不捡,也会被别人捡去的,我们现在身无分文,在这个荒岛上,举目无亲,没有银子,如何回去啊。再说,我们先用了这些银子,等我们回到逐鹿郡,派人找到她家人,加倍偿还就是了嘛。”

    颛玉听了,也只能只样了,对着埋了碎骨和布片的地方跪下,念叨着:“羋夫人,你大恩大德,救了我们,却不幸遭遇惨祸,我们只长到几块碎骨和布片埋了,算是给你安葬了。我俩流落在这个荒岛上,举目无亲,借你的银两,回老家逐鹿郡去。到家后,必定派人来寻找你的家人,加倍归还银两。我还会在家里给你立一牌位,每日祭拜,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希望你在天之灵,保佑我和小花安全到家。”

    说完,颛玉叩了三个头,颛花一见,忙也叩头。

    叩完头后,颛花又去找到几块银子,还有几颗宝石,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包起来,感觉比较大,揣怀里太明显了,又撕下一块布,分成二份,包起来,一份揣自己怀里,另一份揣颛玉怀里。

    把银子和宝石放好后,二个在路边坐了下来,商量下一步的打算。

    颛花想了想,说道:“郡主,我们不能坐在路边,太危险了,万一有男人过来,见我们是二个姑娘,会起歹心的。”

    颛玉一听,顿时花容失色,忙拦起颛花向坡下跑去,刚跑了几步,二人便摔倒,向坡下滚去。滚到坡下后,二个又找了个隐蔽一点的地方坐下,喘了口气,互相看了看,都很狼狈,互相用手为对方擦了擦脸。

    颛花开口说道:“郡主,我们这样子走在路上,肯定很危险,先息一下,然后,沿着路的方向往回走,我们不能走大路,专找能隐蔽的地方走,找到镇子,我悄悄的去买几件男子的衣服,换上,用头巾把脸包上,不能让别人看出我们是女子,再找点吃的,然后,你找个地方等,我去码头上看看那个人贩子的船走了没有。如果他们走了,我就打听一下有没有回去的船,好不好?”

    颛玉说道:“颛花,还是你想的周到,多亏了你,否则,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嗯,我听你的。”

    颛花说道:“郡主,有我在,你不要怕。”

    颛玉握着颛花的双手,含着眼泪说道:“颛花,谢谢你,回去之后,我要大哥收你做妹妹。”

    颛花笑了笑,说道:“郡主,我自小是夫人收养在府里,否则,早饿死了,我们先不说这个了,最重要的是能回家去。”

    颛玉感觉开心起来,终于露出笑容,说道:“嗯,我们回家去。”

    颛玉和颛花等到天色有些暗的时候,小心的避开有人的地方,来到了掘金镇的外面。颛花把颛玉安置在镇外的一处荒废的土屋里,并找了些枯草把她盖住,自己小心的进了镇子,找了一家服装店,买了二身男子的衣服,又买了些吃食、水和保暖的被褥回来。

    二人赶紧换了衣服,把换下的衣服藏了起来,吃了东西,就在荒屋里住了一宿。夜里,二人非常害怕,紧紧的互相抱着,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一觉醒来,天已经亮了,二人赶紧起身,把昨晚吃剩的东西简单的吃了些,便奔码头而来。

    到了码头,二人见那个人贩子的船刚刚驶离码头,顿时兴奋的互相看了一眼。等那船远了,颛花便去打听,一会,颛花回来了,兴奋的对颛玉说:“郡主,下午有条船去姬家堡,五天就可以到了,到了姬家堡,我们再想办法,船钱,我已经付了。”

    颛玉听了,终于可以回家了,心里非常高兴,二人便找了在镇子上买了些路上用的东西,顺便又吃了些饭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