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逆袭 > 玄幻小说 > 战天龙帅 > 第444章 醒来

第444章 醒来

 热门推荐:
    夜已深,仁丰军署医院,重症监护室。

    大门口两边站着两个持枪战士,监护室内是一张大床,钟良就躺在床上,他已经昏迷了两天,这两天里,钟良多次发烧,他的外伤和内伤都已经做过处理。

    主治医生说,就这个伤,换做是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救活!

    邹宇从江安回来之后,便一直守在床前,这些天,一直都是他在守着钟良。

    凌晨四点钟,邹宇感觉到床上传来细微的动静,坐在椅子上睡着了的他,突然睁开了双眼。

    转过头看向了床上,邹宇顿时吓了一跳。

    钟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正坐在床头,他额头上满是汗,桌上的杯子里的水他已经喝得一干二净。

    “龙帅。”邹宇紧忙朝着钟良走了过来。

    “这么晚了,你守着我干什么?”钟良沉了一口气,对着邹宇轻声问道。

    邹宇答道:“龙帅,您的伤势。”

    钟良摆了摆手:“没什么大碍,说起来,还得感谢陈婵。”

    “前些天在武盟刚突破到了武宗,如若不然,从那三楼摔下来的时候,我就应该死了。”钟良的精神状态挺好,看起来像是个正常人一般。

    虽然才两天的时间,但钟良的伤口已经有愈合的迹象了。

    “东境那些人怎么样了?”钟良开口问道。

    邹宇紧忙答道:“关鬼当天将博雅商务里的所有人都杀光了,一个活口都没留。”

    “后续仁丰军署的人抓到几个东境的可疑人,现在都关起来了。另外,郝家那父子三人前天已经逃出了省外,但昨天一早又被抓了回来。”

    钟良眉头一皱,立刻问道:“他们三个没死?”

    邹宇摇头:“郝宏盛说,当时他们三人被带出了博雅商务,关鬼攻进去的时候,他们三个正好不在大楼里。”

    钟良轻笑了一声:“没死也挺好,多活几天,便多几天的恐惧。”

    “扶我起来走走吧。”钟良又说道。

    邹宇脸色一变:“龙帅,您才刚醒过来。”

    “我没事,睡了两天而已,我想出去透透气。”钟良开口答道。

    邹宇无奈的点头,将钟良从床上搀扶了下来。

    片刻之后,医院的大院里。

    钟良抽着烟,与邹宇一同在大院里踱步,深夜寂静得很,钟良看着满是星星的天空,眼神平静如水,像是在思考些什么。

    或许是自己太过仁慈,以至于让人一直压了一头。

    上次青刀和屠夫的事儿,钟良都还没找东境那位少帅算账,结果引来了变本加厉。

    这一次,钟良可不会就这么算了。

    “东境那边,崔锦诚的那颗头送去了吗?”钟良开口问道。

    邹宇点头:“已经送到了,东境那位统帅发来了道歉信,信上说,他跟此事无关,此事,完全是崔锦诚一人蓄谋的。”

    “呵,好一句无关!”钟良冷笑了一声:“他以为单单凭他一句话,我就会放过他吗?”

    “传令给战部,扣压东境三年的军饷,另外,东境除了那位少帅之外,所有人降衔一级!”钟良冷冷的说道。

    听得这话,邹宇的表情顿时一变。

    在邹宇看来,东境那位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龙帅必然大发雷霆,拿那位少帅开刀。

    可是,龙帅却是让东境所有战士均是降衔一级,而那位少帅,却是没有半点惩罚!

    “你对我这看法肯定不理解吧?”钟良轻笑了一声:“所有人降衔一级,我这是在让东境战士替这位少帅买单。”

    “另外,你再把南境各大军首与东境军首调换一下,我倒是要看看,东西两境的统帅穿同一条裤子,那南境的统帅又会如何选择站位!”钟良的眼神里闪过一抹厉色。

    听得这话,邹宇立刻明白了钟良的意思。

    钟良这么做,不仅仅是要架空东境那位少帅,另外还要看看南境统帅的态度。

    若是南境统帅不与东西两境为伍,那么东境那位少帅,接下来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而且,经过了这此刺杀之后,钟良如此安排,东境那位绝对不敢反驳!只能听由钟良安排!

    “行了,回去吧,胸口痛得厉害。”钟良捂着自己的左胸口说道。

    那颗子弹穿透了钟良的肺叶,距离心脏只有仅仅不到三公分,虽然子弹成功取出来了,但钟良的伤仍然不宜多动。

    况且,刚才他还抽了一支烟。

    邹宇搀扶着钟良朝着病房里走去。

    “对了龙帅,十二点之前,我回了一趟江安。”邹宇对着钟良说道。

    钟良疑惑的看着邹宇:“怎么了?”

    邹宇答道:“您昏睡过去之后,有两次发高烧,嘴里一直念叨着‘礼物’,于是我就查了一下,今天。正好是嫂子的生日。”

    钟良表情一怔,邹宇不说还好,一说,钟良这才反应过来。

    “你将礼物拿给她了?”钟良问道。

    “嗯。”

    “行吧,我这伤势,怕是没个一周是回不了江安了,等天亮了我给她打电话吧。”

    邹宇立刻答道:“龙帅,我。我将您受伤的事儿告诉了她。”

    钟良眉头一皱,摆了摆手:“无所谓了,到时候我跟她解释吧。”

    一夜无话,钟良回到重症监护室之后就睡不着了,他端起手机,一直玩到了早上。

    早上八点钟,钟良在床上眯了一会儿,邹宇出去买早餐了,钟良听到监护室外有人在说话。

    “大哥,我就是来看看,里面那位是我朋友。”

    “不好意思,这里谢绝探视,赶紧离开!”看守的战士冷冷的说道。

    钟良睁开双眼,探着头往屋外看了看,是孙仁。

    “让他进来。”钟良对着屋外喊道。

    屋外的战士立刻站到了一旁。

    “谢谢。”孙仁礼貌的跟对方点了点头,走进了房间内。

    “钟哥,你醒了?”

    仁手里拎着不少东西,而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是谢晓桐。

    “钟。钟哥。”谢晓桐礼貌的喊了一声。

    钟良点了点头:“孙仁,你怎么来了?”

    孙仁答道:“钟哥,我听说你受伤了,这几天就一直想来看看,是关大哥跟我说你在这里的。”

    “坐吧。”钟良对着孙仁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