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逆袭 > 穿越小说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十卷 危机重重 第1189章 一次,你如斯可怕

第十卷 危机重重 第1189章 一次,你如斯可怕

 热门推荐:
    第1189章 一次,你如斯可怕

    又等了数日,神殿之人到来

    “娘娘……”玄林向凤无忧行了礼

    凤无忧张口欲言,却不知说些什么,只好道:“在里面”

    玄林轻轻点头,令人将小心保管的晶棺带入房中

    他走在最后,又被凤无忧叫住

    “娘娘有事?”

    “阿玖……”凤无忧斟酌了好一会儿,才问:“晶棺对阿玖,还有没有用?”

    上一次贺兰玖性命垂危,是晶棺给了他一线生机,但晶棺也不是万能,尤其贺兰玖已经躺进去过一次

    玄林沉默了好一会儿,凤无忧并不催她,就一直等着

    足有一柱香时间,玄林才道:“晶棺可保住神子性命,这一点当无疑义”

    “那有疑议的是什么?”

    凤无忧立刻听出后面话中有话

    玄林没再说话,而是请凤无忧入房

    凤无忧跟着走进去,神殿的几位长老和弟子已经摆好一个复杂的仪式,又在贺兰玖身上打了几个复杂的绳结,将他移到了棺,正在封上棺盖

    “娘娘请看……”

    玄林指着棺上某处,凤无忧人仔细看去,晶棺皎洁,玄林手中所指之处却有一丝极淡的浅红

    若是不特意指出,几乎看不到

    “这就是先前神子之所以醒来的原因”

    凤无忧心思极为敏捷,只听了一句,便立刻反应过来:“我的血!”

    那时她被夏傲偷袭落河受伤,身上有不少血迹,在地宫中看到贺兰玖时,心情放松之下,便伏在晶棺上睡着了

    这些浅淡的红痕,怕就是她伏在晶棺上时,身上的血渗进去造成的

    “是”玄林点头:“神殿典籍并不完善,我们先前也不知晶棺的具体用法,直到看见这些红痕,才大致猜测出来,想要唤醒棺中之人,最关键之处,应当就是与他同源的血”

    贺兰玖将血和命都渡给凤无忧,凤无忧的血自然与他同质同源,难怪伏在棺盖上睡了一觉之后,贺兰玖就醒了

    凤无忧面上露出喜色,若是血是关键,那是不是意味着只要有她的血,就随时都可以唤醒贺兰玖?

    她此时已经知道,晶棺有养魂和生成灵力的作用,贺兰玖上次在里面的时间太短了,所以才会醒来没多久就再次陷入昏睡,那这一次,她完全可以等时间久一点,等到大长老认为没有问题了,再用血去唤醒贺兰玖

    然而当她看清玄林凝重神色之时,喜色便一点点淡了下来

    “这个法子,不可用了是吗?”

    如果她的血可以唤醒贺兰玖,玄林的神色不会这样凝重

    玄林轻轻叹了口气:“这个阵法,似乎只能用一次大长老研究了许久,也未能再次激活,如今神子再入晶棺,就连我们也不知唤醒他的法子是什么”

    此时棺盖已经封上,凤无忧看着静静躲在里面的贺兰玖,良久无言

    贺兰玖身上的衣服已被神殿换成神殿的祭祀仪服,依旧是他最喜欢的大红色

    白色的长发顺着脸侧安稳地放在双肩之上,又安静,又好看

    只这样看着,定然要被他的外表欺骗了去,谁能相信,他是那样鲜活跳脱的性子

    “娘娘……”玄林看凤无忧这样,想说两句话安慰一下她,凤无忧却忽然转过脸

    “我能唤醒他一次,就定然能唤醒他第二次”

    不就是不知道唤醒他的方法吗?他第一次入棺的时候,神殿也不知道方法啊

    可结果呢?

    就算是误打误撞,不是被她唤醒了

    “阿玖,你先睡着,等我来接你”凤无忧俯身到与贺兰玖平齐的位置,笑着说道

    想了想又道:“不过你也别闲着,记得保佑我运气好,这样,你也能少睡一会儿,省得把骨头都睡僵了”

    也不知里面的贺兰玖能不能听到,但外面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玄林看着凤无忧,弯身向她行了一礼

    敬不放弃

    神子如此,神殿都要放弃了,只有凤无忧,从头至尾,不曾有半点这样的意思

    “行了,休息一下就起程吧”

    晶棺只有在神殿神山的范围内,才有最大的功效,越早回去越好

    玄林一怔:“娘娘也要一起去?”

    “自然”凤无忧道:“他送我出来,我怎么能不送他回去?而且我还有些别的事情要做”

    玄林又看了看凤无忧,微微点头

    凤无忧显然是早就准备好了,安排了饮食沐浴之类的东西给神殿众人,等他们休息了两三个时辰再次出来的时候,凤无忧这里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令玄林没有想到的是,除去凤无忧之外,萧惊澜居然也在

    “燕皇……”

    “同去”凤无忧笑道

    玄林目光微闪,又向着萧惊澜深深施了一礼:“多谢燕皇”

    大战刚完,百事繁多,尤其幸存蛮族四散逃窜,虽然天岚大陆上设置了重重关卡,但难保不会波及到南越

    南越本就是蛮族大本营,纵使几番清洗,谁能保证没有漏网之鱼?

    天萧惊澜这个时候不留在燕云,却先同凤无忧去南越,摆明了是要先保南越平安

    他身为国师,辅佐幼帝,这一谢理所应当

    从燕云到南越,走芳洲经水路最快

    凤无忧和萧惊澜一路行走,一路将沿途事务都有条不紊地处理了

    途中发现了几路蛮族逃兵,玄林想出手处理,却被凤无忧拦住

    他也处理了一段时间的政务,只一想就明白,这几路逃兵,只怕是萧惊澜故意放的

    果不其然,入了南越之后,这几路逃兵大多如无头苍蝇一般四处画记号寻觅,显然只是知道南越有大本营,但却不知具体在何处

    又或者,虽然知道在何处,但在先前的两轮清洗之中,早就已经被铲除

    只有一路目标明确,一路躲躲藏藏之后,奔向南方某处大山

    萧惊澜令云卫在身后辍着,玄林也派了人辅佐协助,果然在大山深处,发现一处不小的据点

    南越多山,而且百族杂居,有许多部族都是这样散居在深山之中

    若不是有这些蛮人带路,他们还真查不到这么隐秘的地方

    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们丝毫也没有耽误行程,一路都是直往神殿方向前进的

    到了神殿,大长老早在殿前等着,同来的,还有瑾太皇太后和皇后映蝶

    凤无忧先前或者还可神色自若,在这两人面前,却是不能不心虚愧疚

    一个人的儿子,一个人的憧憬,她和他一起出去,却没能一同完完好好的回来

    她以为瑾太皇太后会来骂她,也事先上前几步,与萧惊澜拉开了距离,免得他阻拦

    可没想到的是,瑾太后太后只是看了贺兰玖一眼,就让人重开地宫,把他送进去了

    瑾太皇太后如此,反而让凤无忧更是不安

    一个人只有心死,才会这样淡然

    “太皇太后……”她上前一步

    “凤无忧,你做的最对的事情,就是为玖留下了这个孩子”

    贺兰思已经有一岁多,粉雕玉琢地偎在映蝶怀中,但并不像一般孩子那样好动好奇,反而沉稳安静,隐隐竟有了几分上位者的风范

    凤无忧不知说什么

    瑾太皇太后又道:“罢了,这是玖儿的命,不过,不管他欠你多少,这一次,也总算是还清了”

    “他并不欠我”凤无忧低声说道

    贺兰玖便是欠,欠的也是原主的,她占了原主的便宜

    与贺兰玖之间,只有她欠贺兰玖的

    “你能这么想就最好”瑾太皇太后说道:“你会想办法让他醒来,对不对?”

    上一次玖儿昏迷,他们想尽办法也醒不了,只能封入地宫

    可是偏偏,凤无忧进去了,他就醒了

    这一次,也只能着落在凤无忧身上

    凤无忧点头

    瑾太皇太后说道:“那么,我这个当母亲的求你一件事,若是你再唤醒了玖儿,只希望你离他远远的,再也不要与他有任何瓜葛,可好?”

    凤无忧嘴唇微张,可却依然无话可说

    瑾太皇太后紧盯着凤无忧:“凤无忧,你可能答应我?就当,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求你!”

    她的玖儿,一生的悲喜皆因凤无忧,一身的性命也皆系于凤无忧

    那么,若是没有凤无忧,或许,他就可以平安喜乐,不必再这样颠簸苦难

    凤无忧想了又想,还是没有点头

    “我并非阿玖,也不会为他做任何决定”凤无忧说道:“但我一定会想办法唤醒他”

    闻言,瑾太皇太后怔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有些无奈的笑了,道:“这就是他为什么喜欢你么?”

    因为,在她身边的每一个决定,都是玖儿自己做的

    陪着她是他自己的决定,帮着她是他自己的决定,把命给她,也是他自己的决定

    “凤无忧,你如斯可怕”瑾太皇太后说道

    她在后宫之中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样可怕女人

    说完话,她竟看也不看凤无忧一眼,转头离去

    凤无忧立在原地,轻轻垂眸,但却并不后悔自己方才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