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逆袭 > 都市小说 > 前方高能 > 第2卷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时候(求月票)

第2卷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时候(求月票)

 热门推荐:
    恰在此时,跪坐在床榻边的消瘦青衣老者被这一天降异象所惊动,下意识的转头,因此错过了老道士此时流泪的征兆。

    ‘卬——’

    龙吟与剑气相合,化为浑霸天地的绝顶之意,扩散于四周。

    ‘嗡嗡嗡。’

    在这股力量的震慑之下,山野之中的生灵都似是被惊动,疾速奔走。

    老者面露骇然之色,无意识的抓紧了石床上老道士的手:

    “又有异象出现,不知是好是坏……”

    若是好倒也罢,若是坏的,恐怕会令这个世道大乱,天下又将生灵涂炭了。

    他有些担忧。

    此时石床之上,神魂原本正往外散逸的垂危老人,嘴唇动了动。

    他受魔气影响,已经失去意识很久,只是残存的意念令他撑着一口气,想要等一个已经等了很多年的结果。

    “哇……哇……呜……”

    “师父,有孩子在哭!”

    小孩清脆的声音响起,老道士加快了脚步。

    多年以来,他的身体越来越沉重,可是此时他的双腿却轻灵无比,将一个襁褓中啼哭的婴儿抱进了怀中。

    他猜测这孩子是有人丢弃的,原本想要送她去村庄,替她找户好心人收养的。

    可是人与人之间的缘份早就注定,他最终看着孩子依恋抓着自己衣襟的手,做出了要收养她的决定。

    他看着这女孩呀呀学语,牵着她的手蹒跚走路。

    春去秋来,抚养她的同时,她也给他漫长而枯燥的生命带来了新的欢乐。

    若非她有十八之劫,沈庄之行他是断然不会去的。

    也正是那一行,他带去的两个徒弟,一走一留,独剩他回了道宗。

    “青小……青小……”

    随着两个徒弟的离开,此后的记忆逐渐变得暗淡无光了。

    他忙于完成自己的承诺,想要给自己找些事做。

    一来令自己没有功夫去想两个徒弟的离开,二来也想要给两个孩子积些阴德。

    可是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他已经越来越老了。

    沈庄又出事了,地下墓葬之中还有一些枯骨没有运出。

    他还惦记着自己的小徒弟,不知道她如今怎么样了。

    他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着,却仍是倔强的撑着那口气不肯落。

    老道士的回忆飞回到沈庄之行的那一天。

    那一天本该是他人生中最痛苦的记忆,却因为宋青小临走时唤他的那一声‘爹’,又变得十分幸福。

    “爹。”

    她的声音在老道士耳边响起,他极力想要应答,但任他使尽了浑身力量,却根本发不出声音。

    梦里的青小遗憾而去,老道士着急极了。

    “嗳!嗳!嗳!”

    他心中应答了无数遍,但回忆里她已经离去了。

    若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大声答应,令她听到的。

    可是机会还有吗?他自己清楚,他已经离大限之期不远了。

    “青小啊……你要是还不回来,你的师父可能等不到喽……”

    就在老道士的魂魄即将溃散之际,清亮悠长的龙吟声响彻大地,如惊雷贯耳,钻入老道士神魂之中。

    这一瞬间,他散逸的神魂一震,本来要脱体的魂又重新回到沉重的肉身之中。

    上了年纪的二弟子眼睛通红。

    老道士已经昏睡好几天未醒了,他感应得到师父的魂息在散,这证明他大去之期就在这几日了。

    自大师兄出事,小师妹失踪之后,这十几年的时间是他与师父相依为命渡过的。

    师父后半生将心思扑在做法超度沈庄亡灵之上,没有功夫再收新徒。

    若师父一去,这偌大的云虎山,便只有他一人了。

    偏偏此时外面风云似是因为先前那声龙吟搅动,疾风吹过道观,掀动屋外垂挂的符纸,发出‘咻咻’的声响。

    青衫老者正暗自垂泪,被他握在掌心之中那只冰凉的手突然动了。

    他初时还有些不敢置信,直到那手又握了他一下,他才意识到是老道士有所回应了。

    “师父!”

    双眼泛红的老者瞪大了眼,凭他微弱的灵息,感应到此时躺在床上的老人原本散逸的三魂七魄竟正在因归身体之中。

    “师父!”

    他又唤了一声。

    看到老人原本黑沉而失去光泽的脸逐渐变得腊黄,微微多了几分生气的感觉。

    那只原本老而无力的手,随着他的两声呼唤,以极缓慢的速度,反手将他的手掌慢慢的抓住。

    久闭的垂耷的眼皮动了两下,在青衫老人期盼而又紧张的目光中,慢慢的睁开了一条缝。

    “青小……青小……”

    他动了动干憋的嘴,胡乱的喊着:

    “长青……长青……”

    “师父,您是不是想小师妹和大师兄了?”

    青衫老者用力将老人的手握紧,以为他是回光返照,强忍悲痛问了他一声。

    “青小……青小!”

    喊完这话,老道士的眼睛一下睁开,苏醒过来了。

    “师父,师父您醒了。”

    那坐在石床边的老者一见此景,不由惊喜莫名:

    “您是梦到小师妹了吗?”

    “青小,是青小回来了。”

    老道士吃力的别过头,望着房门的方向:

    “我听到她回来了,回来看我了。”

    这话一说完,原本兴奋的想要去给他倒水,并向祖师爷上香的二弟子顿时就愣住了。

    屋外狂风大作,先前的龙吟与剑气引发雷电云涌,像是即将有一场暴雨要来临了。

    上了拴的屋门被风拍着撞击门框,发出‘哐哐’的剧响。

    外头除了风的怒嚎之外,并没有听到人的脚步声与说话声。

    老道士怕是已经糊涂了!

    从当年宋青小失踪之后,他就念叨着她会回来的。

    可一晃十多年过去,中途他也想过无数办法,试过用她的旧衣物想要占卜出她的下落,但卦象却一点儿显示都没有。

    有句话二弟子不敢说,但他觉得宋青小怕是早就已经死了。

    “师父……”他为人老实忠厚,又不擅长说谎安慰人,此时双手交握,有些不知所措。

    “青小,青小回来了。”老道士没有看到宋青小的身影,但想起先前梦中的那一声龙吟,分明与沈庄那一役时,她手中的那柄古怪的长剑相同。

    “是了,是了,沈庄!”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兴奋的想要撑起身体:

    “沈庄之中。”

    “长青还留在沈庄,她当年发过誓,说回来之后,要杀死孟芳兰,救出她的师兄。”

    “她一定在沈庄里,一定到沈庄了!”

    师徒连心,属于她的气息,老道士不会感应错的。

    “她回来了,我养的孩子,不会骗人的,她真的回来了。”

    他欢喜的笑眯了眼睛,露出久违的笑容。

    二弟子不敢说话,怕戳破他的美梦,令他急怒攻心之下出错。

    哪知他却招手:

    “快来扶我。”

    “师父,您还是先躺着……”

    “躺什么!”老道士瞪了他一眼,如同当年一样喝斥他道:

    “你小师妹回来了,我们也去沈庄。”

    “什么?”青衫老者一听这话就急了,“外头雷光闪电的,眼见要下雨了……”

    沈庄这几年又开始不太平了,住在淮水附近的人都早就搬迁,害怕遇到邪物。

    老道士的身体也是前几年频频去沈庄收尸,受了魔气的腐蚀而变差的。

    此时他这样的情况,前去沈庄不是找死么?

    “下雨怕什么?”老道士却不理他,只催促:

    “快背我下山,你脚程快,带我去沈庄,快快快。”

    他一面说话,一面咬破手指,开始在自己身上画固魂符。

    这个符咒他一生之中不知用过多少次了,本该十分熟悉。

    可这会儿他的魂散得厉害,手又抖,那血流了又流,却迟迟无法成术。

    直到老道士试了几次,终于符成,神情一下就变得精神了许多,只是脸色却更加灰败了。

    青衫老者有心想要劝他,但他性格敦厚,一生又孝顺惯了,事事以老人为主。

    此时见他执意要去,又不肯听劝,虽说心中也担忧,但又害怕这是老人最后一个遗愿。

    思去想来一会儿,咬了咬牙,点头道:

    “我听师父的!”

    两师徒东西也来不及收,青衫老者只给老人戴了斗笠蓑衣,便背着他往云虎山下冲。

    ……

    而此时的沈庄之内,张守义骇然至极的发现,宋青小的战机在疯狂的飙升之中。

    那种强大的压迫感如同十万重的大山交叠,形成一种不可思议的压迫,逼得这曾经受术法巩固的地下墓葬都有些承受不住,发出‘轰隆’的颤响。

    地底在抖动,四面墓壁被强大的战意冲裂。

    角落堆积的枯骨相互抱团,瑟瑟发抖,极力使得骨架不要被这股狂风吹散了。

    “娘,要我打开九幽之门吗?”

    狂风大作之下,小和尚身上的白色僧袍被风灌得像是一个吹胀的气球。

    他眯起了眼睛,仰头问着宋青小。

    直到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张守义的目光才落到了这小和尚的身上。

    开始他见到宋青小带着小孩来的时候,并不意外。

    算算时间,她已经离去了十七年,有个十一二岁的孩子也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

    可直到听阿七说能打开九幽之门的时候,张守义才像是意识到这孩子不同凡响,不由略有些吃惊的看了他一眼。

    这一看之下,顿时令他怔骇住。

    小和尚的身上,仿佛萦绕着一种令他打从心中生悸的气息,看他的那一眼,都令张守义心生一种冒犯了神明的惶恐。

    “这不是一般的小和尚。”张守义的心里生出这个念头。

    而另一边,宋青小手握诛天在手,听到阿七的话,摇了摇头:

    “不用!”

    得知老道士没死,孟芳兰还未现世,足以证明师兄也有可能还在人间之后,她一扫心中积郁的阴霾,目光之中有光华流溢转动。

    她轻轻的道:

    “我曾答应过我的师兄,要亲手斩开这九幽!”

    说完这话,她果断的道:

    “阿七,护住张将军等人退后!”

    银狼感应到她暴涨的杀机,发出一声低吼,缓缓的撑起身来了。

    长甲从它爪中探出,足下红莲业火蔓延,‘噼里啪啦’的燃着墓葬之内的阴气,将整个地下墓葬照亮了。

    还未化形的恶灵惨叫着被火焰卷入,顷刻烧为飞灰被灵力所化的风暴绞碎于半空。

    宋青小手持着长剑,灵力疯狂涌入剑体,重重斩出:

    “九幽之门——”

    她双眉压眼,眼中杀气凛然,将当日心中积郁的怒火,尽数释放于这一剑气之中:

    “破!”

    剑体吸纳了灵力,灵光大作。

    诛天之中的金龙之魂似是感染了她此时的愤怒,化为一道金色的疾影从剑气之中穿脱而出。

    重重剑意从诛天之内倾出,如海潮碧波翻滚涌出。

    地下墓葬被照得形同白昼,璀璨的剑光之下,黑暗的力量根本无所遁形,哀嚎着烟消云散了。

    ‘轰隆隆!’

    地面疯狂的颤抖,比刚刚剑出之时抖得还要凶。

    阿七的身体也失去了控制,在这剑意锋芒之下,竟感觉有些支撑不住。

    张守义等人只见他身上涌出无数的黑气包裹,先前看起来还秀气腼腆的小和尚,身形瞬间暴涨,化为一尊十丈高的可怕神魔!

    他现出本相,此地的墓葬被一一碾碎,墙角那些尚未受到老道士埋葬而遗留下来的枯骨转眼间就被绞为飞灰。

    张守义等人正自骇然间,阿七想起宋青小的吩咐,数股黑气逸出,钻入张守义等人身体之中,将这些死灵将士护住。

    剑气还在飙升,整个偌大的沈庄城都被震动。

    此地特殊的阴阳平衡也因为这剑意的锋芒而被搅破,只见那剑意似奔腾的千军万马,带着杀伐之意直奔长空。

    直至与天地相接,形成一条巨大的光柱。

    那光影一成,停了片刻,接着化为至壮阔、至霸猛的剑气,带着一往无前的杀伐之意,如光华般往地下斩落。

    ‘嗡——’

    剑气所到之处,所有在魔念之下,饱吸十数万人鲜血而生出煞意的房屋似是不堪一击的沙堆,‘轰隆’碎裂了。

    整个沈庄城被撕裂为两截,地面的哀嚎声中,如千军万马在疾速奔涌。

    剑光流转间,化作万万千千不可计数的杀机,以摧枯拉朽之势冲入地底深处。

    此时包围着沈庄的永清、洛河二水被这力量所搅动,原本阴冷的河水开始沸腾,掀起汹涌的浪波。

    河水拍打着石岸,声传十里!

    剑气横劈开河面,两岸河水被灵力撕分开,露出下方被撕开的河道。

    一股幽幽的魔气从中逸出,显出隐藏在这之下的九幽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