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逆袭 > 穿越小说 > 明末凶兵 > 第625章各处调兵

第625章各处调兵

 热门推荐:
    第625章各处调兵

    徐文海摸着下巴,心里一阵嘀咕,看来李万庆的女人缘倒也不差啊,不过这样也好,韩溪如果能从王维松的生活中走出来,也不是坏事,再说了李万庆至今光棍一条,早点成家不是什么坏事。韩溪离开后不久,程远等人就来到了帐中,商讨起了攻打五方镇的事情。听着众人商议,韩世龙可是吃了一惊,众人商讨的可是明日丑时攻城,他可没想到这么早就攻城,不是要给王维松留出足够的思考时间么?

    王维松毕竟是自己的妹夫,哪怕如今立场不同,韩世龙依旧不想害了王维松性命,于是硬着头皮请求道,“徐总兵,要不让末将再去劝劝吧!”

    徐文海直接伸手拒绝道,“不必了,徐某自有定夺。王维松此人毫无忠义,反复无常,许他一天的考虑时间,已经耐着性子了,韩将军就不必再说了,子时再得不到城内消息,我军定然攻城,到时王维松必死无疑。”

    徐文海此言不容置疑,展露了应该有的霸道,李万庆目光扫视韩世龙,颇有些警告的意思在,徐总兵给王维松一天时间去考虑,已经是看在韩世龙的面子上了。

    韩世龙又岂能不明白李万庆目光里的意思?他心中暗叹口气,便不再多言,他一个新近投降之人,能得如此看重,已经非常难得了。确实,晋北军根本没必要招降王维松的,因为此时招降王维松一点好处都没有。他做的事情已经仁至义尽了,王维松若是还未能做出明智选择,就只能怪他自己了,好在妹妹就在身边,没有后顾之忧了。

    夜风来袭,凉意席卷着整个镇子,晋北军养精蓄锐,磨刀霍霍,准备着对五方镇发动突然袭击。

    当天夜里不到亥时,城头火把林立,一副应对攻城的架势,城头上一片忙碌,引得晋北军全神贯注,可就在晋北军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到城头的时候,王维松却趁着夜色偷偷打开了北门。也是怪晋北军自己,怎么也没想到四面围城之下,一向保命要紧的王维松会自己打开城门出城,就这样,王维松出其不意,突袭北面军营。

    北面军营算是晋北军防守最薄弱的地带了,突然间遭受王维松大军突袭,根本没反应过来,等到其他大营兵马前来驰援时,一过北大营,与北边莽古尔泰的兵马汇合。

    韩世龙投降,王维松败退,再加上之前图泽兵败镇江,可以说皇太极精心布置的夺取镇江的计划彻底破产。此时海州方面别说再发兵攻打镇江了,就是守住海州都是个问题。镇江方面的战事不断胜利,也大大鼓舞了辽东兵马的士气,趁着这股劲头,孙承宗以赵率教、祖大寿、何可纲为主将,三路反攻大凌河,一时间锦州、大凌河战事风云突变。

    照着这个架势,关宁铁骑随时都可能反攻回盘山城,这种情况下阿基特就算再想夺回镇江,也不可能再往外派援兵了。如果海州再出什么岔子,那阿敏、阿巴泰麾下的女真儿郎的后路就被堵住了。到那个时候再想撤回大金国腹地,就只能绕道科尔沁部了。走科尔沁部这条路,路途遥远,容易生出许多事端来。

    ps://m.vp.com

    虽说大汗与林丹汗达成了协议,双方罢兵,友好合作,共同对明廷用兵。合作归合作,但永远不可能对林丹汗有什么信任的。如果走科尔沁部这条路,一旦林丹汗出什么歪心思,那对整个大金国来说将是灭顶之灾,大金国兵强马壮,但要在远离大金国的地方同时面对林丹汗以及明军,还是远远不及的。

    镇江周遭暂时平静,海州却变得异常紧张起来。阿基特在屋中走来走去的,作为驻守大后方的主将,此时身上的担子非常大。不多时侍卫明图跑了进来,阿基特一把抓住他,着急的问道:“大汗怎么说?有没有援兵?”

    “阿统领,大汗让我等稳守海州,暂时放弃镇江府,大汗已经派人与十四贝勒相商,相信以十四贝勒的精明,断不会不帮忙的!”

    阿基特眉头皱起,嘴角使劲抽了抽。十四贝勒多尔衮与大汗皇太极之间的烂事不是什么秘密,这次大汗以麾下亲信发起进攻,也有挽回颓势的意思,没想到最后还是要找多尔衮帮忙。多尔衮多半会出兵的,但大汗要付出一些代价的。真是没想到啊,曾经何时众人不放在眼里的十四贝勒,如今已经可以大汗平起平坐了。

    从某方面来说,如今多尔衮手里的实力已经不比大汗差了。看来以后自己也得多长个心眼了,这往后大金国谁说了算还真是个未知数,代善、阿敏、莽古尔泰以及阿巴泰这些人的态度也是模棱两可。阿基特心思复杂,这一点明图是不晓得的,他依旧关心着眼前的战事。

    “还有啊,阿统领,二贝勒让我们出兵顶住盘山一带,不能再让汉人从附近绕过去了!”明图刚说完,便赶紧低下了头。果不其然,阿基特眼睛一瞪,刚想破口骂娘,又硬生生咽了回去,不过他眼神难看的嘀咕道:“出兵?拿什么出兵?实在不行就从大凌河一线撤回来,只要我们大军集结在营口和盘山,汉人还能打的过来?有了盘山城和营口,我大金国这次出兵也算有了不少收获,二贝勒在想什么呢?”

    阿基特可从来没想过这次进攻能从明军手里夺取半个辽东,尤其锦州等地。说实话,阿基特觉得大金国还没这个实力,别看大金国铁骑无敌,明军不是对手,那也是明军需要守城,兵力分散。如果换成大金国守城,兵力分散开来,让明军集中兵力攻一个地方,那大金国也好受不了。

    这场仗就是说根到底还是打草谷,有便宜就占,没便宜就撤回来,没必要耗费太多。林丹汗如果想打,那就让他打,总之,不能拖太久。眼下阿敏想要进一步夺取利益,阿基特是有些意见的,但不敢明说。实在不行就只能等着十四贝勒那边的消息了,如果他愿意发兵,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

    话说另一边阿敏以及阿巴泰的压力也很大,辽东各路兵马重新集结后反攻大凌河,所造成的冲击是阿敏等人没有想到的。在原先的计划里,阿敏等人可没想到大明兵马会这么快发起大反攻。其实一切根源还是在镇江府那边,谁也没料到没有了毛文龙,竟然还有徐文海和李万庆。大明水师占据镇江,致使大金国各路兵马行动起来束手束脚。

    大金国勇士束手束脚,汉人却是士气高涨,此消彼长之下,日子当然不好过了。面对明军的强攻,阿敏已经有了退出锦州的心思了。该抢的东西抢到手了,面对明军疯狂反扑,死守锦州的意义并不是太大。而且阿敏一直不是个强硬的人,他不太喜欢跟人硬拼。

    阿敏有了退却之心,但阿巴泰却不同意。一日恶战结束,阿巴泰急匆匆的来到锦州府衙,找到阿敏后,他有些焦急的说道:“绝对不能这个时候退兵,四哥一定会派援兵来的。十四弟麾下可是没有动一兵一卒,只要十四弟出兵海州,大军南下,我们何须怕这些汉狗。”

    阿敏大皱眉头,面露不悦之色。阿巴泰一进门就大吼大叫,着实有些不给面子了,不过阿敏也知道自己与皇太极关系很微妙,而阿巴泰却和皇太极感情深厚,所以若无必要还是不惹阿巴泰的好。示意阿巴泰坐下后,阿敏沉声说道:“十四弟是一定会发兵的,以他之精明,断然不会在这个时候什么都不做的。可别忘了,就算大军南下海州,又能怎样?他是支援大凌河,还是去打镇江?”

    “当然是发兵大凌河,争取”阿巴泰想也未想便开口答话,可是话说了一半又止住了。阿巴泰是有些莽,但并不是军事白痴,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大军驰援大凌河一线,那么镇江依旧在汉人手里握着,那么大金国的后患依旧没有解除。

    反过来想,如果多尔衮派兵攻打镇江,那么大凌河一线的压力依旧没有减小。总之,问题依旧存在,除非多尔衮把两白旗和镶蓝旗所有兵马派出来,可傻子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大汗没有把两黄旗所有精锐投入辽东战场,多尔衮同样也不会两白旗主力全派出来,因为双方都有着防范之心。

    细细想了一番,阿巴泰有些泄气的坐在了椅子里。曾经何时拧成一股绳的八旗大军,到如今竟然分成了两派,打起仗来再也没法像以前亲密无间的合作了。可大金国内部的权力斗争谁也阻止不了,怪多尔衮么?似乎也不能全怪多尔衮,如果多尔衮不想办法,那么多半已经死在战场上了。

    大汗与多尔衮之间的过节,阿巴泰没法评判,但现实的困难却让人头疼得很。

    “这不行那不行,那现在怎么办?”阿巴泰用力捶了捶桌面,大凌河和锦州是好不容易才打下来的,这样就放弃,实在是不甘心。阿敏摇摇头,有些无奈的笑道:“我们若是不撤,那就暂时等等,看看林丹汗那老匹夫动作够不够快吧,如果林丹汗的兵马能尽早对广宁一带施加压力,那对我们会非常有利,就怕”

    “怕什么?”阿巴泰纳闷道。

    “哎,就怕这林丹汗半路上把兵马调回去啊别忘了,瀚海草原上的人不会坐看辽东局势恶化下去的”说着话阿敏眼中闪过一丝游离之色,不知为何,想起铁墨心中竟有点害怕。事实上双方交手次数并不多,可当初入关,铁墨率领云府兵马突袭,喜峰口北边一场大战,打得女真勇士胆子都寒了。

    那场仗大金国损失惨重,不仅丢了上万名女真勇士,就连莽古尔泰也葬送在了那场战争中。可以说莽古尔泰的死给阿敏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阿敏可不想跟莽古尔泰一样稀里糊涂的死掉,可还有大好的日子需要享受呢。

    阿敏和阿巴泰不好受,赵率教以及祖大寿也不好受,大凌河一线并不好打,之前千辛万苦打造起来的防线,又岂是这么好攻破的。仗打到这个份上,双方处在了对峙状态,其实双方心理都明白,需要一个契机打破这种平衡,就是不知道这个契机会对谁更有利。

    相比较其他人的焦急,孙承宗反而成了心态最稳的那个人。孙承宗心里明白,当徐文海和李万庆守住镇江后,胜利的天平已经向大明倾斜了。只要镇江在大明兵马手里握着,皇太极就永远不敢倾巢而出,如果鞑子敢把驻守沈阳一带的兵马全调到大凌河一线,那李万庆和徐文海就敢唱一出直捣黄龙。

    这个时候,打得最凶的女真兵马反而不可怕,最让人头疼的是林丹汗。如今孙承宗可腾不出兵马来面对林丹汗的进攻,也不知道晋北那边是什么情况。

    就在辽东战事如火如荼的时候,瀚海草原上也发生了许多变化,几天时间瀚海草原兵马调动频繁,驻守北边的马芳、黑云龙紧急带兵赶往乌兰城,与此同时娜木钟也调集族中勇士,没多久一支将近两万人的大军浩浩荡荡朝着瀚海草原东部扑去。

    除了这支临时拼凑的大军,铁墨一纸调令将一支炮兵调到了黑云龙麾下听用。

    晋北军如此大的军事调动自然瞒不过林丹汗的,不过林丹汗没多想,只是着令麾下猛将赤野带兵西进,打算将晋北军挡在百里之外。林丹汗的想法很简单,晋北军也就两万多人,凭什么敢打他林丹汗的主意?

    “汉人是真的疯了,我部族中勇士不下六万,他以为本汗不知道他用的是围魏救赵之计么?”

    林丹汗安心的待在牙帐喝酒,可是很快发生了一件事,让他彻底慌了起来。